国色芳华 > 国色芳华 > 番外一:暖阳
  番外一:暖阳

  “冬日的【国色芳华】阳光总是【国色芳华】带着一股慵懒的【国色芳华】味道,会把人也照得懒洋洋的【国色芳华】,不想动,就想一直这样躺下去。”这句话是【国色芳华】牡丹说的【国色芳华】,但蒋云清记不得是【国色芳华】什么时候听她说过了,那时候她没有心情去体会,心中纷繁也体会不到。但这个时候,她倒是【国色芳华】能真真切切的【国色芳华】体会到。

  此刻的【国色芳华】她,在汾王府中,她和小四的【国色芳华】院子里,完全属于她个人的【国色芳华】房间内,舒服惬意地歪倒在窗下的【国色芳华】榻上,闭着眼睛烤太阳。温暖的【国色芳华】阳光从窗外shè进来,照在她身上,把暖洋洋的【国色芳华】感觉传递向她的【国色芳华】四肢百骸,感觉每一根筋骨都是【国色芳华】舒展的【国色芳华】,温暖的【国色芳华】,轻松的【国色芳华】,说不出的【国色芳华】舒服。

  嫁给小四,很多人是【国色芳华】用同情的【国色芳华】目光看着她的【国色芳华】,但他们都不知道,她sī底下的【国色芳华】快乐和满意。大的【国色芳华】且不说,就说小的【国色芳华】。没有人要求她在长辈面前立规矩,没有人会和她攀比,一争高下,因为小四是【国色芳华】病人,谁能用那一套去要求他呢?连带着她也跟着沾光。就比如这个时候,她可以和小四关起mén来躺着晒太阳,嗣王妃等人却要苦巴巴的【国色芳华】管家理事立规矩,不得半刻清闲。

  再说吧,小四不用出外公干办差也不用考取功名,他每日的【国色芳华】任务就是【国色芳华】高高兴兴的【国色芳华】读书写字吃饭传宗接代,她呢,她只需要照顾好他的【国色芳华】起居,陪着他玩,让他高兴,让他喜欢自己,在长辈面前听话乖巧,然后生下继承人就够了。最妙的【国色芳华】是【国色芳华】,她不用担心长辈会往小四房里塞人,相反的【国色芳华】,陈氏和汾王妃对这个管得很严,一旦发现丫头有不干净的【国色芳华】心思,立刻就找错处赶了出去,就怕把小四给教坏了,怕他们夫妻生怨。小四单纯得如同一张白纸,他眼里只有喜欢和不喜欢,懂不得谁比她更美,谁比她更媚人,更不会想着往chuáng上拉人。关起mén来,她是【国色芳华】自由自在的【国色芳华】,他就全部都是【国色芳华】她的【国色芳华】。

  要说烦恼,也不是【国色芳华】没有,小四身边的【国色芳华】人都是【国色芳华】汾王妃和陈氏信得过的【国色芳华】人,也是【国色芳华】多年伺候了的【国色芳华】,在她这个新fù面前难免托大,不必说府中那些出身高贵的【国色芳华】妯娌们,就说这些奴才,也够她huā费一番心思。但她并不是【国色芳华】那些娇养的【国色芳华】nv子,从小就学会在夹缝中生活的【国色芳华】,刁奴她不是【国色芳华】没见过,比陈氏更刁的【国色芳华】杜氏她也是【国色芳华】伺奉过的【国色芳华】,这些又算得什么?更何况,嫁到哪里不面对这种事情?相比从前,她还更有底气。

  哥嫂给她准备的【国色芳华】嫁妆不敢说是【国色芳华】这府中第一流的【国色芳华】,但也绝对不比谁的【国色芳华】差到哪里去,牡丹隔三岔五总要让人送东西来,明是【国色芳华】给她,实际上不过是【国色芳华】为她寻个借口,好叫她有机会拿去送人,和人拉关系罢了。她不笨,自重,不贪心,有自知之明,有钱,还有娘家人关心支持,又有一个明察秋毫、公平端正的【国色芳华】汾王妃,总生怕她和小四被人欺负了去的【国色芳华】陈氏,收拾两个刁奴算得什么?要hún个好人缘也还是【国色芳华】很容易的【国色芳华】,这些小事和她sī底下的【国色芳华】舒服比起来都不过是【国色芳华】máomáo雨而已,算得什么?

  和好多人比起来,她可是【国色芳华】惬意轻松多了。想到这里,蒋云清满足的【国色芳华】微微一笑,懒洋洋地翻了个身,探腰从旁边的【国色芳华】几案上取了一杯还带着暖意的【国色芳华】蜂蜜水,轻轻喝了两口。身旁的【国色芳华】小四突然睁了眼,半抬起头来,tiǎn了tiǎn红润的【国色芳华】嘴chún,眼巴巴地看着她。蒋云清微微一笑,伸手扶着他的【国色芳华】脖子,把杯子递过去放在他chún边。小四偏头让开杯子,眼巴巴地看着她的【国色芳华】嘴。

  蒋云清和他相处也有一段日子了,一看他这样子就晓得他想干什么。从那个有些húnluàn的【国色芳华】新婚之夜之后,他就和从前有些不同了,最爱就是【国色芳华】腻在她身边,什么都喜欢和她在一起。就是【国色芳华】从前和他最要好的【国色芳华】十五郎也叫不去,嫉妒得十五郎眼眶发红。

  蒋云清微微红了脸,有些胆怯地看了帘外一眼,低声道:“大白天的【国色芳华】,有人呢。”再怎么说,白日里做这种事情总是【国色芳华】不好的【国色芳华】,陈氏知道了,也要怪她不爱惜小四,不爱惜自家的【国色芳华】名声。要说,这就是【国色芳华】一大家子人住在一起最不好的【国色芳华】地方了。有什么风吹草动的【国色芳华】,总是【国色芳华】很容易就传了出去,掀起一阵阵bo澜。况且陈氏也曾委婉提醒过她,小四这般喜爱她是【国色芳华】好事,但他初通男nv之事,又正是【国色芳华】血气方刚的【国色芳华】年纪,没有节制,也要靠她来管着的【国色芳华】。

  小四却不管这些,噘着嘴翘着屁股就戳上去。帘外传来丫鬟们低不可闻的【国色芳华】笑声,蒋云清红了脸,一手掩住他翘得高高的【国色芳华】chún,一手推着他的【国色芳华】xiong膛,使劲把他往后推,怨怪道:“都怪你,害我被人笑话。传到别人耳朵里,背后又要笑我。”她也不知道小四懂不懂得被人背后嘲笑是【国色芳华】怎么回事,但她一直都当他是【国色芳华】知道的【国色芳华】,把心事和往事都说给他听。每每看到他睁着一双黑幽幽的【国色芳华】眼睛,安静地躺在她身边,挨着他,看着她,一动不动地听她说话,她就会觉得很安宁,很放松,很安全,乃至于什么时候睡过去都不知道。

  小四一戳戳了个空,又不折不挠地去拉蒋云清的【国色芳华】袖子,蒋云清眼疾手快,早就避开了去,红着脸站在窗边,假意拨拉着窗台上那株生机勃勃的【国色芳华】水仙huā,连耳朵根都红透了。

  小四一抓又抓了空,不由生了气,翻身坐起,猛地回头看着帘外兀自还捂着嘴偷笑的【国色芳华】丫头们,也不穿鞋子,光着脚就蹬蹬蹬跑了出去,黑着脸赶人走。丫头们是【国色芳华】服shì惯了的【国色芳华】,见他生了气,又见刚才还很害羞的【国色芳华】蒋云清回过头,冷幽幽地看着她们,哪里还敢有半分不敬,都垂手退了下去。

  小四赶走搞破坏的【国色芳华】敌人,屁颠屁颠跑到蒋云清面前,扶住了她的【国色芳华】肩头,再次噘着嘴有些蛮横地戳了上去。蒋云清晓得他的【国色芳华】脾气,不达目的【国色芳华】不会罢休,便也只得任由他戳。戳着戳着小四的【国色芳华】脸红了,气息也急了。再往下就要坏事了,他不懂事,她这个媳fù却是【国色芳华】应该懂事的【国色芳华】。倘若是【国色芳华】夜里,那就好了……蒋云清不敢再继续下去,忙温和地搂着他的【国色芳华】腰,看着他的【国色芳华】眼睛可怜兮兮地道:“小四,你没穿鞋子,要是【国色芳华】受了凉,夜里就不能陪我了,我一个人可怎么办?”

  这一招屡试不爽,小四犹豫了一下,到底是【国色芳华】停住了手,乖乖地任由她牵着走到榻边坐下,给他把鞋套上。动作十二分的【国色芳华】配合,就是【国色芳华】眼神看着可怜巴巴的【国色芳华】,蒋云清心里不由一软,捧着他的【国色芳华】脸,主动亲了他几下,抱着他的【国色芳华】头轻声道:“小四不能生病,小四要管着我,还要照顾娘。”

  她不知道小四懂不懂得她的【国色芳华】意思,但小四分明是【国色芳华】抬起手臂,将她紧紧抱住了。夫妻二人静静地依偎了片刻,小四端起蜂蜜水来饮了一口,蒋云清忙道:“冷了吧?待我让人换热的【国色芳华】来。”

  小四拉住了她的【国色芳华】手,噘着嘴看着她,蒋云清不解,却见小四慢慢贴上来,对上了她的【国色芳华】chún,温热甘甜的【国色芳华】蜂蜜水随着他的【国色芳华】动作喂到了她的【国色芳华】嘴里。蒋云清一僵,眼眶一热,定定地看着小四。小四眼里带着快活的【国色芳华】神气,讨好而期待地看着她,见她定定地盯着他看,有些不解,慢慢地蹙起了眉máo,眼里闪出几分羞怒来。

  蒋云清忙拉住他的【国色芳华】手,贴在自己的【国色芳华】脸上,低声道:“小四,好小四。你……”她不知道该和他说什么,这分明就是【国色芳华】正常的【国色芳华】男人会对最亲密的【国色芳华】nv人做的【国色芳华】事,她没有这样做过,也没有教过他,她只是【国色芳华】亲过他的【国色芳华】嘴,他也学着亲她的【国色芳华】嘴,但那只是【国色芳华】戳,并不曾有过如此亲密的【国色芳华】举动。他是【国色芳华】长大了?还是【国色芳华】突然就懂得了?又或者,是【国色芳华】谁教他的【国色芳华】?蒋云清不得而知,但她此刻心中分明是【国色芳华】十分欢喜的【国色芳华】,一颗心跳得咚咚luàn响。

  小四眼里的【国色芳华】羞怒随着她的【国色芳华】动作慢慢消失弥净,他轻轻掐了蒋云清的【国色芳华】脸一下,抬起杯子递给她,指指她的【国色芳华】嘴,又指指自己的【国色芳华】嘴。小四讲究的【国色芳华】是【国色芳华】公平,他这样对了她,也要她这样对他,不然他不会饶。

  蒋云清接了杯子,几乎是【国色芳华】带着庄严肃穆的【国色芳华】表情饮了一口蜂蜜水,然后哺给他。她以往是【国色芳华】带着玩游戏一样的【国色芳华】心态陪着他玩,但这一次,她决意不这么做,她要把他当成她的【国色芳华】丈夫,教他那些亲密的【国色芳华】事情。他就像是【国色芳华】一张白纸,等待她去涂抹画描,画下的【国色芳华】是【国色芳华】huā就是【国色芳华】huā,是【国色芳华】草就是【国色芳华】草。

  小四开心的【国色芳华】饮下那口蜂蜜水后,蒋云清没有收回自己的【国色芳华】chún,她搂住他的【国色芳华】脖子,试探着把自己的【国色芳华】舌尖递到他的【国色芳华】嘴里,调皮地逗着他玩。小四一怔,紧紧掐着她的【国色芳华】腰,急躁地luàn了章程,想一步跨越。蒋云清坚决地按住他的【国色芳华】手,用眼神示意他,不该这样,他应该更有耐心。

  小四渐渐安静下来,他偶尔是【国色芳华】个乖学生,偶尔又是【国色芳华】个调皮捣蛋的【国色芳华】坏学生,既不肯全听老师的【国色芳华】,却又无比渴望着老师教他新的【国色芳华】方法。良久,蒋云清侧过头大大喘了一口气,含笑看着他低声道:“好小四,这个不能和其他人玩,只能我们俩在没人的【国色芳华】时候一起玩,不然人家会把你的【国色芳华】舌头给咬掉。”想想她又加了一句,“那时候我就不理你了。”

  小四皱着眉头想了许久,重重地点了点头,然后固执地看着她,蒋云清微微一笑:“当然,我自不会和其他人玩。”

  小四满足地笑起来,笑得如同初生的【国色芳华】婴儿。

  ——*——*——推书——*——

  书名:《珠光宝鉴》

  作者:短耳猫咪

  书号:2075296

  简介:异能鉴宝,璀璨人生。

看过《国色芳华》的【国色芳华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