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色芳华 > 国色芳华 > 295章 决 二 粉红40+

295章 决 二 粉红40+

  295章决(二)粉红40+

  “你是【国色芳华】谁?谁让你进来的【国色芳华】?”炫耀行为被打断,胡爷眯起本来就不大的【国色芳华】眼睛斜睨着门口的【国色芳华】人,非常不高兴。//高速更新//

  “在下名不见经传,人称顺猴儿。”那人笑嘻嘻地走到胡爷身边坐下,自顾自地拿了酒壶直接就往口里倒酒,笑道:“胡爷,我和曹兄有点事要办,要委屈您回避一下了。”

  “胡爷您别理他。”曹万荣的【国色芳华】眼皮有些控制不住地跳起来,他重重地哼了一声,冷笑道东西给我叉出去”这人他见过的【国色芳华】,是【国色芳华】何牡丹的【国色芳华】随从。

  “叉出去?曹万荣,你找了条恶犬做干爹,就把自己也当人家豢养的【国色芳华】小犬了?看叫得多欢呀。”顺猴儿将酒壶一扔,冷声道东西给我带走”

  门口呼啦啦地奔进来三、四个膀大腰圆的【国色芳华】壮汉,冷着脸如狼似虎地朝曹万荣扑过去,他们推翻了桌子,酒菜杯盘碗盏跌得满地都是【国色芳华】,歌姬们吓得鬼哭狼嚎,一起往外奔逃。

  他留在外面的【国色芳华】人呢?曹万荣全身出了一层薄汗,一颗心似要跳出胸腔,他拼命挣扎着大喊什么?你们是【国色芳华】什么人?胡爷,您不能看着别人这样欺负我啊。”

  “敢在我面前横的【国色芳华】人还没有几个。来人”胡爷冷笑着拍了拍胖手:“我倒是【国色芳华】要看看,这是【国色芳华】谁家养的【国色芳华】小狗,竟敢在这种地方汪汪叫,不要命了”

  六七个带刀的【国色芳华】豪奴奔将进来,见状一言不发,提起刀就朝那几个壮汉身上招呼过去。曹万荣顺着墙角往外溜,却见那顺猴儿身形一动,一把锋利的【国色芳华】小刀就放在了他的【国色芳华】脖子上,他正想挣扎,腰窝里就被重重地砸了一下,疼得他全身酸软,半点力气都没有。

  顺猴儿大声喊道:“内卫办案,不怕死不怕麻烦地只管上来”

  内卫?曹万荣的【国色芳华】眼皮抽动了几下。什么时候何牡丹和内卫扯上关系了?他求救地看着胡爷,嘶声道:“胡爷,他骗人的【国色芳华】。他是【国色芳华】蒋家的【国色芳华】奴才,我亲眼看到的【国色芳华】。”

  胡爷却微微一摆手,令手下的【国色芳华】停住,眯缝着眼睛看着顺猴儿:“你是【国色芳华】内卫的【国色芳华】人?可有凭证?”

  顺猴儿给一个壮汉丢了个眼色,那壮汉会意,摸了块腰牌扔:“不知我们闵王府的【国色芳华】人,怎么招惹到内卫了?你不说清楚,我没法儿和殿下交差,殿下问将起来,叫我怎么回答?”

  曹万荣听到他说自己是【国色芳华】闵王府的【国色芳华】人,感动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。他就不信,这些人敢和闵王府对上?

  却听顺猴儿微微一笑:“不是【国色芳华】招惹,而是【国色芳华】办案殿下若是【国色芳华】问起,就请胡爷实话实说好了。我们怀疑他和前些日子的【国色芳华】那五条命案有关,请他去协助一下。”

  胡爷的【国色芳华】脸色微变,轻轻往后退了一步。

  “你们瞎说什么?你们这是【国色芳华】陷害忠良挟私报复”曹万荣大惊失色,挣扎去求胡爷:“胡爷,我冤枉,我的【国色芳华】为人您最清楚不过的【国色芳华】……”

  胡爷却看着他淡淡地道:“你若是【国色芳华】没做,不会冤枉你的【国色芳华】。安心的【国色芳华】去吧。内卫也是【国色芳华】讲道理的【国色芳华】,上头还有圣人呢。”

  曹万荣接到他的【国色芳华】眼色,心里有了底,遂不再挣扎,推了顺猴儿一把自己会走”

  顺猴儿也不生气,笑嘻嘻地朝胡爷作了个揖:“得罪啦,承让,承让。”一转眼就恶狠狠地咬着牙道:“把疑犯给我绑起来”

  眼看着顺猴儿等人将曹万荣给推了出去,蹬蹬蹬下楼去了,胡爷眯着眼睛想了想,道:“走。”得赶紧把这事儿告诉闵王去,就等着抓蒋长扬的【国色芳华】小辫子罢。以公谋私,挟私报复,这就是【国色芳华】他蒋长扬干的【国色芳华】好事

  冷风夹着细雨,绵延不停,很快将夹衣给浸湿,雨水顺着头发淌下来,又落入衣衫里,如此反复,若是【国色芳华】平常人,早就冷得全身发颤了。曹万荣却半点都不冷,他全身冒着热气,拼命地跟在顺猴儿的【国色芳华】马后头奔跑。顺猴儿的【国色芳华】马跑得并不快,但单靠他的【国色芳华】两条腿是【国色芳华】跑不过四条腿的【国色芳华】马的【国色芳华】,而且又是【国色芳华】在这该死的【国色芳华】泥泞中。稍微一松懈,就意味着更大的【国色芳华】苦难。曹万荣心里把蒋长扬和牡丹咒骂了无数遍,却也无法从中获得更多的【国色芳华】力量让他的【国色芳华】肺和腿轻松一点,跑得快一点。

  体力还真不错。顺猴儿等几人对视了一眼,嘻嘻一笑,抽了马屁股一鞭子,马儿突然加快了速度,曹万荣不妨,也没应对这种事情的【国色芳华】经验,一下跌倒在泥地里,糊了满口的【国色芳华】泥浆,门牙也断了半颗。

  “曹园主您怎么这么不小心呢?天黑路滑,畜牲又不听话。我本想请你上马骑着,可这又不合规矩是【国色芳华】不是【国色芳华】?”顺猴儿好心地停下,等他爬起来站好。曹万荣想破口大骂,却想着小不忍则乱大谋,硬生生将这口气给咽了。

  他以为最坏不过是【国色芳华】挨顿打,果然也挨打了,却没想到这顿打挨得如此实在,花样如此之多,最可怕的【国色芳华】是【国色芳华】,他除了断了的【国色芳华】那半颗门牙以外,其他地方都看不出伤痕来,只是【国色芳华】指头轻轻一触,全身就疼得要命。半夜时分,当他疼得只能出气不能进气,痛苦得几乎想把他们想给他安的【国色芳华】任何罪名都承认的【国色芳华】时候,他终于见着了蒋长扬。看到蒋长扬的【国色芳华】身边站着的【国色芳华】肖二狗和另外几个人,他大骂起来:“姓蒋的【国色芳华】,你挟私报复。你会后悔的【国色芳华】。”

  蒋长扬根本不理睬他,一抬下巴,一人上前道:“是【国色芳华】他,命案发生那日就是【国色芳华】他给付的【国色芳华】钱。”另一人道:“看到他和死了的【国色芳华】那位客人说过话。”又有一人道:“那天看到他在附近晃悠,看着就不是【国色芳华】个好人,果然不是【国色芳华】好人。”

  “听到没有?”蒋长扬阴险地笑着,“谁还敢沾染你?估计你是【国色芳华】不什么人。”他贴在曹万荣耳边低声说了两句,见曹万荣的【国色芳华】瞳孔骤然缩小,随即别有意味地看了身边的【国色芳华】肖二狗一眼,缓缓道:“当然,我想你是【国色芳华】认得这个人的【国色芳华】。是【国色芳华】死是【国色芳华】活,二选一。”

  天刚亮,曹万荣便和他的【国色芳华】供词被移送到了京兆府。蒋长扬的【国色芳华】原话是【国色芳华】,这事儿是【国色芳华】通过另一桩案子带出来的【国色芳华】,事关他家里的【国色芳华】人和事,他不好处置,请京兆府的【国色芳华】人依法处置。

  当着京兆尹的【国色芳华】面,曹万荣承认因为嫉妒,一直伺机报复牡丹。在金不言向芳园购买了大量牡丹之后他就一直物色人选,准备叫牡丹吃个大亏,摔个大跟头。他和街上的【国色芳华】泼皮无赖一直有来往,于是【国色芳华】通过他们买通了学杂耍的【国色芳华】肖二狗,让肖二狗借着飞锚偷偷爬进芳园的【国色芳华】种苗园里,恶意毁坏里面的【国色芳华】牡丹,还试图嫁祸给吕方主仆,下药迷昏雨荷,趁着郑花匠回家的【国色芳华】机会,煽动收买郑花匠散布流言等等……

  人证物证俱全,以偷盗罪论,曹万荣除了被判赔偿芳园所有的【国色芳华】损失以外,剩余的【国色芳华】家产没官,流三千里。而他一直苦苦期盼着的【国色芳华】闵王府的【国色芳华】人,则销声匿迹了。

  消息传出,吕醇立即跳出来宣布,曹万荣是【国色芳华】牡丹种植行业中的【国色芳华】败类,他自己从前受了他许多挑拨蒙骗,对牡丹多有误会,愿意和牡丹冰释前嫌,请牡丹入行会,做副行头。

  牡丹含笑翻看着面前那张散发着馨香的【国色芳华】金泥帖子,轻轻摇头什么行头她是【国色芳华】不会做的【国色芳华】,也不感兴趣,只要能和平共处就是【国色芳华】最好的【国色芳华】了。

  林妈妈不由感叹:“真是【国色芳华】没有想到曹万荣会有这么大的【国色芳华】胆子,阴损至此。”从前也就罢了,现在牡丹可是【国色芳华】嫁了官家呢,他怎么还这么大胆?

  顺猴儿笑道知道蒋长扬是【国色芳华】内卫,显然他是【国色芳华】被人故意隐瞒了。

  牡丹轻轻出了一口气,现在芳园这里的【国色芳华】事情,除了金不言还没联系上以外,其他一切都终于顺当起来了。曹万荣倒了,吕醇和行会终于接受了她,以后她再不用苦思冥想怎么杀出重围了。

  雨荷笑道:“那个叫肖二狗的【国色芳华】小毛贼呢?怎么没听说要怎么处置他?”

  顺猴儿道:“他不过就是【国色芳华】个有一手技艺的【国色芳华】穷孩子,最大的【国色芳华】愿望就是【国色芳华】家里的【国色芳华】人可以吃肉,弟妹不会被卖。关他一两年,让他吃点苦头,让他洗心革面重新做人,会是【国色芳华】个可用的【国色芳华】人才。”倘若不是【国色芳华】因为遇上了他,肖二狗很有可能跑得掉。

  没过两日,郑玉贵的【国色芳华】死也有了些端倪,各种迹象竟然都指向宁王。

  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

  第二更,继续求粉红。

  295章决(二)粉红40+

  &!--htmlco--&

看过《国色芳华》的【国色芳华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