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色芳华 > 国色芳华 > 261章 宣召 一
  261章宣召(一)

  今天二更,现在第一更

  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

  国公府那唤作财禄的【国色芳华】xiǎo管事听牡丹说让他进去吃饭,却犹豫了,守了一天自然是【国色芳华】饿着的【国色芳华】,肯定希望能填饱肚子。可是【国色芳华】差事没办妥,再在这里吃得肚儿饱饱地回去,更是【国色芳华】罪上加罪,当下就拒绝牡丹:“谢少夫人好意,xiǎo的【国色芳华】不饿。”

  牡丹晓得他担忧什么,便道:“不是【国色芳华】不去,而是【国色芳华】有事耽搁着。就算是【国色芳华】要等,也要吃饱了才有jīng神等不是【国色芳华】?你看,你在这里空着肚子守着,别人不知道缘由看见了也不好看是【国色芳华】不是【国色芳华】?要不,你先回去报信,说我们有空就来?”

  两手空空,财禄自然不敢回去,犹豫片刻,还是【国色芳华】决定吃饱了等着。牡丹便给顺猴儿使了个眼sè,顺猴儿自来熟地上前拥着他的【国色芳华】肩头往一旁去,不多时就称兄道弟起来。

  牡丹看了看天sè,天空的【国色芳华】云层很厚,又极其闷热,看似是【国色芳华】要下雨一般。待到蒋长扬回家,便已到了关闭坊mén的【国色芳华】时候,根本不可能再去国公府。牡丹索xìng将簪钗去了,换了家常衣服,命人将从芳园带回来的【国色芳华】新鲜稻米和蔬果按着份额一一分好,准备第二日自家送去给李满娘、张五郎、雪娘等人。又特意叫人将其中一份添上了如满xiǎo和尚爱吃的【国色芳华】几样糕点,将食盒装了,准备让蒋长扬亲自送去法寿寺福缘和尚处。他虽然一副自得其乐的【国色芳华】样子,每日陪她种种huā,跑跑娘家,做些琐事,但她总也希望有个朋友能替他消解一下的【国色芳华】。

  礼刚备好,恕儿进来道:“国公府又使了一拨人来催,也被邬总管推进去吃酒了。”

  牡丹眉máo都没抬一下:“莫管,且就这般。”然后吩咐林妈妈:“把这米粮瓜果送一份到袁先生那里去,就说是【国色芳华】给他家里尝鲜的【国色芳华】。”

  林妈妈将瓜果亲自送至袁十九处,回来后笑道:“袁先生爽快收下了,看着还tǐng高兴的【国色芳华】,说谢过娘子,他家里一定很喜欢。要说这袁先生也真奇怪,上次老奴去送衣物与他,他也不见得有多欢喜,今日几个瓜果他倒高兴了。”

  牡丹微微一笑。有时候就是【国色芳华】这么奇怪,金银财帛人家未必多喜欢,反倒是【国色芳华】一些不值钱的【国色芳华】新鲜蔬果之类的【国色芳华】东西让人更高兴,因为含了情意,还礼也不费力。

  林妈妈见天sè渐晚,取了火镰火石将四处的【国色芳华】灯烛点起,笑道:“丹娘,适才老奴听服shì袁先生的【国色芳华】xiǎo童说是【国色芳华】前两日有人来寻袁先生,替他家里送了一封信,袁先生看了以后非常高兴。也不知是【国色芳华】什么好事?”

  如今袁十九住在他家,无论是【国色芳华】以朋友论,还是【国色芳华】以客人幕僚论,袁十九家里有事他们都必须出面的【国色芳华】,牡丹便道:“妈妈再去打听打听,务必问详细确切了,该备礼的【国色芳华】就要备下。”说到这里,她眼睛一亮,没听说袁十九家里有孩子,袁十九的【国色芳华】妻子也还年轻,袁十九非常喜爱今日送去的【国色芳华】瓜果,莫非是【国色芳华】有喜了?

  林妈妈笑道:“这个您放心,老奴先前就想到了的【国色芳华】,已然jiāo代了xiǎo童,袁先生必然会送东西归家,让他上心看着,回来禀告。”

  牡丹赞许地点头,有林妈妈在,许多琐事都不必她cào心,每每一问起来,都是【国色芳华】打理得妥妥帖帖的【国色芳华】。只是【国色芳华】也该和林妈妈好好谈一谈了,不沟通,以后只怕问题更多。于是【国色芳华】牡丹将林妈妈按着坐下,亲手给她斟了一杯茶汤,和颜悦sè地和她说起以前的【国色芳华】事情来。

  说起从前,林妈妈仍是【国色芳华】眼泪汪汪,愤愤不平。牡丹等她伤心够了,方才又说起现在,不停地夸蒋长扬好,林妈妈也赞同:“郎君是【国色芳华】个好人,修养也好,就是【国色芳华】老奴倚老卖老多几句嘴,他也从未给老奴脸sè看过。可不似那刘子舒,一不如意就要骂人踢人的【国色芳华】。”忽见牡丹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,突然间回过味来,老脸一红,起身道:“老奴知错了。”

  忽听得外头靴声曩曩,丫头们xiǎo声问好,甩甩的【国色芳华】声音则无限谄媚:“蒋叔好。”接着蒋长扬从银jiāo关六曲鹿草木夹缬屏风后绕了出来,林妈妈赶紧行礼问好,净手奉了茶汤,恭恭敬敬地退了出去。

  蒋长扬敏锐得很,立刻就看出有些不同,便笑问牡丹:“林妈妈这是【国色芳华】怎么了?”往日见着他礼数也是【国色芳华】很周到的【国色芳华】,但神sè却不似如此恭谨。

  牡丹笑道:“没什么,她就是【国色芳华】夸你是【国色芳华】个难得一见的【国色芳华】好人。她有时倚老卖老,你也从不和她计较,担心你这宽厚的【国色芳华】xìng子到了外面被人家欺。”

  “我要狠也不到家里来狠。她是【国色芳华】你的【国色芳华】rǔ娘,尽心尽力服shì你这许多年,且不看这情分,给她面子也就是【国色芳华】给你面子。”蒋长扬虽只是【国色芳华】微微一笑,眼神却lù着欢喜,显然很高兴听到这话。

  “我就是【国色芳华】和她这样说的【国色芳华】。”牡丹便问他六郎那里如何了。

  蒋长扬道:“倒也没给我脸sè看,只是【国色芳华】一直躺在chuáng上不说话。我自顾自地在一旁说了许久,也不知道他听进去多少,我听着鼓声响了,正准备回家,才听得他说了一句,他要去扬州贩货,赚了大钱以后再回来给有些人看。听着还是【国色芳华】孩子气一样的【国色芳华】话,我想他愿意赌这个气也比赌钱好,便只jiāo代店家照看着他,有事来报,这才回的【国色芳华】家。”

  也只能如此了。牡丹见他鬓角有细汗,便取了帕子给他擦了汗,又将白绢扇给他轻轻打着:“我备了新鲜瓜果菜蔬,明**送去法寿寺?”

  蒋长扬一笑:“也好,很久不曾与和尚吵架了。你去么?”

  牡丹摇头:“我也有几个亲朋好友要去送的【国色芳华】。”便把自己的【国色芳华】打算说给他听,蒋长扬挑了挑眉:“为何不送你表叔家里一份?这是【国色芳华】你婚后第一次送礼,虽说不值钱,但到底意义不一样。你这般,倒似还把人家当仇人看。多有几次也就慢慢走动起来了,总比别扭着好。”

  她不是【国色芳华】没想到,也不是【国色芳华】把人家当仇人看,而是【国色芳华】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妥,就像她成亲当日也只见着吴十九娘,而不曾见过李荇和崔夫人一般。牡丹低头想了片刻,抬眼一笑:“那好,我就不亲自送去了,请我表姨送过去也是【国色芳华】一样。”

  恕儿立在屏风外低声道:“娘子,顺猴儿让人来禀,说是【国色芳华】国公府的【国色芳华】两位管事都招待好了,现下安置在客房里的【国色芳华】。”

  牡丹便推蒋长扬:“你去听听他都有什么要禀告的【国色芳华】?这样的【国色芳华】催bī,也不晓得又是【国色芳华】为了什么。”国公府从来都是【国色芳华】无事不登三宝殿,所来必然又是【国色芳华】为了求那几件东西。

  蒋长扬将茶汤一饮而尽,附在她耳边轻声道:“记着我和你打过的【国色芳华】赌,该兑现了。”

  牡丹的【国色芳华】心口一紧,脸腾地就热了,使劲推他出去,装晕道:“什么赌?我记不得了。”

  蒋长扬抿chún一笑,威胁道:“你记不得不要紧,稍后我定然叫你想起来的【国色芳华】。”

  牡丹在房里默默坐了片刻,叫人备了热水洗浴,又亲手焚香熏被,只留了一盏宫灯,然后披了朱红薄罗披袍,坐在灯下静候蒋长扬归来。

  蒋长扬坐在椅子上,静听顺猴儿禀告:“好酒好菜一下了肚子,就什么都说出来了。只是【国色芳华】说得不甚详细,道是【国色芳华】那日从芳园回去,蒋娘子就病倒了,说是【国色芳华】受了风寒,先前只是【国色芳华】吃yào,后来越来越重,已然三天三夜水米未进了的【国色芳华】,雪姨娘伺候了两日,也跟着病倒了。除了这个以外,府里这两日做的【国色芳华】事情就是【国色芳华】和萧家洽谈三公子成亲的【国色芳华】事情,此外,并无任何客人上mén。杜夫人也还在养病。”

  蒋长扬不由皱紧眉头,看来又是【国色芳华】为了蒋云清的【国色芳华】婚事。蒋云清多半是【国色芳华】知道了什么,坚决不肯,而汾王府那日走的【国色芳华】也只是【国色芳华】面子情,其实半点动静都没有,八字还没一撇,家里这个倒先闹上了,老夫人和蒋重这是【国色芳华】急了。叫他和牡丹去做什么?无非又是【国色芳华】一个利用bī迫。他烦躁起来,又告诉自己,不值得为了这些人这些事生气,不理就是【国色芳华】了。便吩咐顺猴儿:“明**照旧带着他们吃喝,就说我不曾回来,让他们继续候着。”

  顺猴儿应了,正要退下,忽听一阵急促的【国色芳华】脚步声响起,邬三快步进来,道:“公子,宫使来了,急召您入宫见驾。”他压低了声音:“来的【国色芳华】是【国色芳华】邵公公,mén都不进,就让您马上十万火急”

  蒋长扬看了一眼窗外,外面漆黑一片,半点星光都不见,闷热无比,半点风都没有,身上的【国色芳华】米sè纱袍好似棉袍一般紧紧地锢在身上,细汗一点点地浸出来,很不舒服。

  邬三和顺猴儿都看着他,蒋长扬镇定地站起来:“去招待着,我去换身衣服。”

  邬三急了:“让您马上呢”

  蒋长扬大步往外头走:“去给我备马”话音未落,背影已经消失在曲廊尽头。

  牡丹听见脚步声响,立刻脸热地趴在桌上装睡,最好他直接把她抱上chuáng好啦。却听脚步声在自己身后停了,蒋长扬欢快地道:“丹娘,宫里来人啦,我去一趟,来和你说一声。”

  ——*——*——

  求粉票啊,求粉票……

看过《国色芳华》的【国色芳华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