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色芳华 > 国色芳华 > 224章 都病了
  (加更求粉红)

  第三更送到,奴家咬着手绢,厚着脸皮继续求粉红票

  ——*——*——

  雨荷的【国色芳华】脸有点红:“虽然说这些日子有贵子在那边照管,可他到底没有奴婢熟悉那些huāhuā草草的【国色芳华】。再说奴婢伺nong那些huā啊草的【国色芳华】都成习惯了,这一停下来,还真的【国色芳华】是【国色芳华】觉得有些不对劲儿。现在看着您和郎君这般恩爱,宽儿恕儿也能挑大梁了,又有林妈妈在一旁,奴婢也是【国色芳华】放心的【国色芳华】。”

  烛光下的【国色芳华】雨荷笑容清浅恬淡,脸颊上的【国色芳华】梨涡半隐着,一双大眼明澈柔和。牡丹暗想,论起来,雨荷年龄和自己是【国色芳华】差不多的【国色芳华】,两次陪自己出嫁,始终忠心耿耿地陪在自己身边,最难最不好处理的【国色芳华】事情都是【国色芳华】雨荷在做。自己说过要给雨荷一个好前途,算起来也是【国色芳华】时候了。牡丹便拍了拍身侧:“坐。”

  雨荷犹豫了一下,半侧着身子挨着牡丹坐了。牡丹低声道:“我一直记着我那年秋天死里逃生醒过来以后,你当时的【国色芳华】表情。还有后来你冒着雨去厨房守了半夜,给我nongyàonong热水,和林妈妈一道忍着气设法为我做好吃的【国色芳华】补身子。一辈子也不能忘。”

  雨荷笑了起来:“丹娘,我们本来就是【国色芳华】一起长大的【国色芳华】,您待奴婢自来亲厚,奴婢怎么下得心让您吃苦?只要能做的【国色芳华】,都会去做。”

  牡丹轻笑道:“那么雨桐呢?她也是【国色芳华】一起长大的【国色芳华】。”

  雨荷一时无言:“一样米养百样人,人和人是【国色芳华】不一样的【国色芳华】。”却又有些发愣:“听说她现在过得tǐng不好。可到底也是【国色芳华】她自己选的【国色芳华】路,谁都怪不得。”

  牡丹道:“不提她。我原来和你说过,要替你好生选一mén亲事,放你自由。你可有合适的【国色芳华】人选?”

  雨荷红了脸不说话。很久才道:“奴婢不急。倒是【国色芳华】那天周八娘问我,贵子是【国色芳华】哪里人,是【国色芳华】不是【国色芳华】卖了身的【国色芳华】,说是【国色芳华】她认得个不错的【国色芳华】nv娘。”

  这意思再清楚不过,牡丹抿嘴一笑:“我现在没有从前自由,到底是【国色芳华】做了主母,总有事情要cào心,不好日日长往芳园跑。你既要去芳园,我便将芳园jiāo与你管着,贵子也留在那里,你二人有事就商量着一起做。你管着里头的【国色芳华】琐事,外面的【国色芳华】事情由他来处理,这样有个照应,我也放心。明日你也带些酒rou去,就说是【国色芳华】我和郎君请大家的【国色芳华】。”

  雨荷的【国色芳华】脸越发见红,沉默许久,方低低应了一声“嗯。”起身屈膝行礼退出,牡丹又坐了会儿,觉着窗外晚香yù的【国色芳华】味道有些闷人,便起身关窗,才刚转身,就听见外头脚步声响,紧接着蒋长扬含笑走了进来。牡丹看了看桌上的【国色芳华】铜漏,不过亥时刚过一刻,有些惊讶他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,便道:“怎么这么快就散了?”于是【国色芳华】起身准备去取热水。

  “我说过我是【国色芳华】成了家的【国色芳华】人,有分寸。”蒋长扬忙拉住她:“因怕你歇了吵着你,我已经在书房那边洗过了,你坐下,我们说话。你知道袁十九和我说什么来着?”

  牡丹见他有些兴奋,忙挨着他坐了,笑道:“说了什么?”

  蒋长扬道:“今日三弟不是【国色芳华】提醒我,说让我当心,不要让御史台抓着了胡说八道么?还有上次拜堂的【国色芳华】事情,我算着再过两天,也该有人要发话了,我本打算寻个合适的【国色芳华】机会去陈情。但袁十九和我说,让我以不动应万动,就让那些人去告。”

  不孝乃是【国色芳华】律法中的【国色芳华】十恶之一,牡丹就晓得的【国色芳华】有好几个官员因为不孝而被罢官的【国色芳华】,当下就有些担忧:“放任自流真的【国色芳华】好么?有人一定要推bo助澜的【国色芳华】。”

  “我这个算不得什么。就是【国色芳华】说得难听些而已,圣上也不是【国色芳华】才知道这些扯皮事情,最多就是【国色芳华】申饬一回,让我歇上一歇。”蒋长扬笑道:“我以前经常绞尽脑汁,非要把事情做得面面俱到,周密无比才好。但转过来一想,我都把事情想周全了,别人还做什么?”通过这件事,可以加重蒋重和方伯辉之间的【国色芳华】矛盾,皇帝肯定是【国色芳华】乐见其成的【国色芳华】,皇帝如今还要用他,最多就是【国色芳华】晾他一段时间。

  牡丹上前替他宽衣:“只要你自己不觉得委屈,怎么拿主意都好。”

  蒋长扬笑着替她拢了拢头发,拥她入帐,带了几分喜悦道:“袁十九不情不愿地夸你了。”

  “总归我不会拖你后tuǐ就是【国色芳华】了。”牡丹抿嘴笑了一回,认真道:“我和你说件事,雨荷年纪不xiǎo了,我想给她配个好人家。我看着贵子tǐng好的【国色芳华】,就是【国色芳华】不知道他的【国色芳华】底细,也觉得他太能干,怕他看不上雨荷。你最清楚他是【国色芳华】什么人,要不然,你问问他的【国色芳华】意思?”

  蒋长扬一愣:“贵子么?”

  牡丹看他的【国色芳华】表情有些不自然,便道:“怎么了?难道他是【国色芳华】有妻室的【国色芳华】?或者是【国色芳华】有心上人?”

  蒋长扬摇了摇头:“那倒不是【国色芳华】。他的【国色芳华】情况有些不同……”

  牡丹倒奇怪了:“那是【国色芳华】怎样的【国色芳华】?”

  蒋长扬搂她入怀,轻轻含住她的【国色芳华】耳垂,又去咬着她的【国色芳华】肩胛骨轻轻磨折,低声道:“他有冤仇在身,有朝一日总要走的【国色芳华】,留不住,还不知前路怎样呢,雨荷跟着他要吃苦。还是【国色芳华】算了吧。你不如先给雨荷脱了奴籍,然后我给她挑个更好的【国色芳华】。”

  牡丹惊觉,忙去推他:“轻些,莫要留下痕迹,现下不穿厚衣裳了,纱衣薄,让人瞧见羞死了。”

  蒋长扬呵呵一笑,越发用力:“明日咱们又不去哪里,怕谁瞧见?”

  次日清早,雨荷来辞行,牡丹挥手叫恕儿和宽儿退下,低声将蒋长扬的【国色芳华】话说了,雨荷垂着眼沉默片刻,道是【国色芳华】知道了,说到另给她脱奴籍,另外寻个更好的【国色芳华】,她却是【国色芳华】轻轻摇头:“不急。”然后就静静告退,仍然往芳园去了。

  牡丹tǐng替她难受的【国色芳华】。又有些懊悔早知如此,自己就不该让他二人经常在一起配合做事。有心想将贵子立刻调回来,又觉得做得明显了些,而且汾王妃的【国色芳华】宴请立即就在眼前,急需人手,只得稍后一步又再说。

  夫妻二人才用了早饭,何家就使了封大娘过来,说是【国色芳华】岑夫人病了。牡丹忧虑得很,算来算去也是【国色芳华】和昨日的【国色芳华】事情有关,一边收拾一边问:“什么地方不好?严重么?可请了大夫来看?又是【国色芳华】为了什么?”

  封大娘顾虑心重,当着蒋长扬不肯细说,只道今早不曾下chuáng吃饭,具体原因却是【国色芳华】不知,怕是【国色芳华】感了风寒什么的【国色芳华】。蒋长扬见状,忙起身往外去叫人给牡丹备马,封大娘见他去了,方叹了口气:“还不是【国色芳华】为了那些糟心事。”

  她年纪大了,早就不再值夜,因而只是【国色芳华】略略知晓一些:“昨夜你们走了以后就一直躺着,后来老爷进去,不知说了什么,有一歇听见老爷大声喊人,让拿yào,过后又不要人进去,今日一大早就使人去请大夫,早饭也是【国色芳华】老爷亲手喂,半点没吃。不过只是【国色芳华】jīng神差些,其他什么都好。”

  牡丹拍了拍xiong口,长出一口气,只要不是【国色芳华】老年人突然发作的【国色芳华】那些吓人的【国色芳华】病就好。到得外头,蒋长扬已然命人将一切都收拾妥当了,甚至还命人包了几包名贵yào材,见牡丹出去就亲自给她拉马,要陪她一道回去瞧岑夫人。

  牡丹心中熨帖极了,勒了缰绳正要开走,一错眼瞧见个才总角的【国色芳华】xiǎo孩儿缩头缩脑地站在mén边yīn影里,眼巴巴地看着蒋长扬和她。看那衣服倒也差不到哪里去,就是【国色芳华】神情看着有些不对经,便叫恕儿:“你去问问那孩子要做什么?”

  恕儿过去问了几句,过来低声道:“说是【国色芳华】国公府来的【国色芳华】,老夫人病了。自你们走后,就没起得来chuáng。”

  蒋长扬皱起眉头来,跳下马去亲自问那xiǎo孩子:“谁让你来的【国色芳华】?叫什么名字?”

  那xiǎo孩子绞着衣角,有些害怕地看着蒋长扬,虽然声音很xiǎo,口齿倒还清楚:“叫xiǎo十,是【国色芳华】哥哥让来的【国色芳华】,哥哥叫xiǎo八,一直跟着三公子的【国色芳华】。”

  竟然是【国色芳华】蒋长义使来的【国色芳华】。蒋长扬命人包了几块糖给那xiǎo孩子,打发人走了,皱眉暗想,蒋长义示好是【国色芳华】肯定的【国色芳华】,这就像是【国色芳华】自己昨日那句无yù则刚得到的【国色芳华】回报。

  牡丹便与他商量:“不知道也就算了,知道却不去不妥。要不,你去那边,我回娘家?”

  蒋长扬摇摇头:“不急,先去你家,然后再去国公府。”动作这样快,如果他没料错,下午就该有动静了。

  躺在chuáng上的【国色芳华】岑夫人一看见牡丹和蒋长扬,就皱起眉头来:“怎么又来了?不过是【国色芳华】点xiǎo病,是【国色芳华】谁这样多事?刚刚嫁过去,来来回回地跑……”又和蒋长扬说话:“累得你奔bo。”

  蒋长扬带了几分嗔怪,笑道:“娘您生分了”

  岑夫人没想到他叫娘这么顺溜,又是【国色芳华】这样亲切的【国色芳华】态度。当下微微一笑:“好孩子。”

  何志忠忙道:“是【国色芳华】我让人去接的【国色芳华】他们,你看见他们来了,心里高兴,就用点粥饭罢?”竟是【国色芳华】有些xiǎo心翼翼的【国色芳华】,带着点央求的【国色芳华】意味。

  牡丹没有想到会看到这样的【国色芳华】何志忠。

  岑夫人叹了口气,撑着坐起来,何志忠忙上前扶着她,准备喂她喝粥。岑夫人摆摆手,示意他孩子们都在,她自己来。可喝了两口,还是【国色芳华】放下。何志忠有些生气,却又无奈。牡丹接了碗,示意蒋长扬陪他出去,自己来劝岑夫人。

  看着何志忠去得远了,牡丹方低声道:“娘,您怎么把自己气成了这个样子?”

看过《国色芳华》的【国色芳华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