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色芳华 > 国色芳华 > 210章 婚礼 一
  21o章婚礼(一)

  第一更送到,打滚求粉票

  ——*——*——

  雪娘把一朵大红绢纱牡丹ua轻轻插在牡丹的【国色芳华】高髻之上,替她扶了扶那枝铜制鎏金镶嵌金、银、琉璃、砗磲、玛瑙、水晶、琥珀的【国色芳华】同心七宝钗,看着容光焕的【国色芳华】牡丹微微红了眼:“何姐姐,恭喜你了。//欢迎来到阅读//”

  牡丹晓得她前段时间定了一户姓6的【国色芳华】人家,后年出嫁。对方是【国色芳华】个武将,从六品飞骑尉,不在京中,驻安北都护府,听说也是【国色芳华】武将世家,人品能力各方面都不错。但牡丹从未在雪娘脸上看出任何期待或是【国色芳华】高兴的【国色芳华】神sè来,便猜她约莫是【国色芳华】不太满意这门亲事,这是【国色芳华】触景生情了。却也不好劝她,只得故意调笑道:“怎么,舍不得我?”

  英娘便将块帕子塞到雪娘手里,笑道:“莫伤心,以后又不是【国色芳华】见不着。”

  雪娘也觉得自己失态,匆忙按了按眼角,打起精神笑道:“我这都是【国色芳华】替何姐姐高兴的【国色芳华】。”她是【国色芳华】真羡慕牡丹,果然和蒋长扬终成眷属了,还离家这么近,又不用伺候公婆。

  吴十九娘忙在一旁笑道:“咱们来商量商量,看看今日怎么为难新郎官。”一句话就将众人的【国色芳华】注意力全都吸引了过去。雪娘转眼之间忘了自己的【国色芳华】不欢喜,兴致勃勃地出了好几个主意,吴十九娘有意不要她悲伤搅局,故意夸她出的【国色芳华】主意新颖,听得雪娘高兴不已,越得劲。

  牡丹在一旁含笑听着,看着自己这间住了一年多的【国色芳华】小屋,想起那个乱七八糟的【国色芳华】清晨,她被突然闯入的【国色芳华】岑夫人、薛氏等人轰轰烈烈地带回家来时的【国色芳华】情形,不胜感慨。一时感觉过去的【国色芳华】一年很快,不过眨眼功夫,一时细想起所经历过的【国色芳华】艰难来,却又觉得好慢。

  她回来后家里专为她修建的【国色芳华】新房此刻还空着,当时岑夫人说要等新建的【国色芳华】屋子寒气重,要晾上半年才能住人,谁知道还没等到那屋子完全晾**就已经出嫁,大概当时谁也没有想到她和离归家后会这么快就出嫁。果然是【国色芳华】世事难料。牡丹情不自禁地轻轻摇摇头,起身走到往日甩甩栖息的【国色芳华】地方,轻轻mo了mo那架已经空了的【国色芳华】旧鹦鹉架,不由暗猜已经被先送过去,蹬上了蒋长扬专门打制的【国色芳华】银鹦鹉架的【国色芳华】甩甩此刻在做什么。是【国色芳华】不熟悉环境而凶悍地对着周围的【国色芳华】人鬼吼鬼叫,还是【国色芳华】人来疯地表演它的【国色芳华】拿手绝技,讨好亲近它的【国色芳华】,它自认为是【国色芳华】靠山的【国色芳华】人。

  牡丹翘着角正想得出神,忽然听见外头一阵嘈杂。芮娘气喘吁吁地跑进来,一头撞到了甄氏,甄氏骂道:“小鬼头,没事儿跑这么快做什么?”芮娘根本顾不上管她,双眼亮地扯着牡丹的【国色芳华】袖子喊道:“姑姑,姑姑,你猜谁来了”

  牡丹点点她的【国色芳华】鼻子:“我猜不着……”就听有人在门口喊了一声:“丹娘……”却是【国色芳华】满脸含笑的【国色芳华】何志忠与三郎二人。

  牡丹猛地捂住了嘴,甄氏看到三郎,欢喜得和什么似的【国色芳华】,一迭声地问:“天也,不是【国色芳华】说赶不及了么?怎么会突然就冒出来了?大哥和四郎呢?怎么不见?”

  何志忠满心欢喜地看着突然间似变了个人的【国色芳华】牡丹,小心翼翼地替她正了正钗环,轻描淡写地道:“听说我的【国色芳华】小丹娘要成亲,可急死我了,头胡子都急白了。大郎见了,便说哎呀,爹爹您既然这么急,不妨先回去呀,等我押着货物慢慢地回去。只是【国色芳华】到了要和丹娘说,不是【国色芳华】我不想来,是【国色芳华】实在赶不及。四郎听了,便也说他哥哥一个人管那么多货物他不放心,他和他哥哥从后面慢慢地来,让三郎伺候着我骑马先赶回来。本来我想着赶不及了的【国色芳华】,结果竟然会遇到段大娘的【国色芳华】快船,硬生生为我节省了十天。所以说摹竟蓟控,好心总会有好报。”

  他说得轻巧,牡丹却知道大郎和四郎一定是【国色芳华】为了不叫朱姨娘和甄氏有想法,这才特意让三郎跟着何志忠先回家来的【国色芳华】。为了这个家大家都不容易,她紧紧拉着何志忠的【国色芳华】手只是【国色芳华】不放,低低喊了一声:“爹爹……”

  何志忠见她红了眼圈,怕她哭出来,忙道:“别,ua了就不好看了。”又小声道:“其实差点赶不回来了,多亏了蒋大郎徇sī替我们找的【国色芳华】驿马,你今夜见了他,要替我谢谢他。”

  牡丹忍不住翘起角来,正想与何志忠说上几句话,就见二郎急匆匆地从外头赶过来,道是【国色芳华】客人多得很,请何志忠和三郎赶紧去洗浴更衣,准备祭祖。何志忠只来得及将个匣子塞到牡丹手里,望着她安慰的【国色芳华】一笑就忙忙地出去了。

  甄氏忙撺掇牡丹打开那只匣子来看是【国色芳华】什么,牡丹打开来瞧,却是【国色芳华】一层银白sè的【国色芳华】海沙上放着几个漂亮的【国色芳华】小贝壳和一只海螺,不由再次红了眼圈,眼泪只在眼睛里打转,强忍着没有流下来。她只是【国色芳华】在何志忠走前感叹了一句,此生只怕是【国色芳华】不能见到海了,何志忠却放在了心上,这么大老远的【国色芳华】给她带回这样一件难得的【国色芳华】礼物。

  众人不知缘由,都有些失望,以为何志忠这一趟出去,怎么也会为牡丹带回一些难得一见的【国色芳华】奇珍异宝作为新婚贺礼,谁知道却是【国色芳华】一捧沙和几个贝壳。闻声而来的【国色芳华】何淳见大人表情古怪,扯着牡丹的【国色芳华】手踮着脚看了,又见牡丹红了眼圈,眼泪汪汪的【国色芳华】,忙劝道:“姑姑你别哭,虽说祖父小气,只肯送你沙子和贝壳,但是【国色芳华】我还有几个金元宝,一起送给你。”

  牡丹忍不住含泪笑了起来,将何淳紧紧搂在怀里,小声道:“祖父半点都不小气,祖父给姑姑的【国色芳华】这个宝贝多少钱都买不着。”

  何淳吃惊地眨了眨眼:“真的【国色芳华】吗?难道里头有宝珠?”说着就要问牡丹要那贝壳和海螺去撬开来看个究竟。

  牡丹“扑哧”一声笑出来:“阿淳原来是【国色芳华】个小财mí。不是【国色芳华】这里头有宝珠,只是【国色芳华】这是【国色芳华】祖父从老远的【国色芳华】地方带回来给姑姑的【国色芳华】,里面有祖父的【国色芳华】心意,所以才说ua多少钱都买不来。”

  何淳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,牵着牡丹的【国色芳华】手出去祭祖。

  祭拜完毕,牡丹坐在房中静等蒋长扬上门,突然想起,蒋长扬今日也要祭祖,不知他是【国色芳华】回朱国公府祭,还是【国色芳华】在自家的【国色芳华】小院子里头祭?如果是【国色芳华】在自家的【国色芳华】小院子里头祭倒也罢了,若是【国色芳华】去了朱国公府祭祖,不知蒋家其他人又是【国色芳华】什么感觉?会不会为难他?但愿他的【国色芳华】心情不会因此受到影响。

  却说蒋重和老夫人虽然严重不满这桩婚事,却不敢公然表示不满,更何况中间还有一个贤惠的【国色芳华】杜夫人。杜夫人是【国色芳华】提前一日就命人将祠堂打开清扫干净,把族里该请的【国色芳华】人都请了来,忙里忙外,把祭祖所需的【国色芳华】一切都准备妥当,一大清早就静候蒋长扬的【国色芳华】到来。

  待到蒋长扬人一到,杜夫人立刻就去请老夫人和蒋重。老夫人根本就没起来g,只推说自己心悸不舒服。她不肯出席这样重要的【国色芳华】仪式,不愿意承认牡丹原本就在杜夫人的【国色芳华】意料之中,杜夫人心中暗喜,却仍然立在一旁劝了一回。

  老夫人听得烦了,随手将个银质荷叶枕挥落g下,硬邦邦地道:“你爱操这份心你就自去操,莫要拉着我一道。”

  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。老夫人本来是【国色芳华】心中烦躁不喜乱脾气,杜夫人却以为是【国色芳华】蒋重把上次上元节的【国色芳华】事情同老夫人说了,老夫人这才大清早的【国色芳华】就拿她脾气。当下心里就梗了老大一个包,出去见了蒋重,便有些不冷不热的【国色芳华】。

  蒋重问她几句话她才回答一句,蒋重也不高兴,淡淡地道:“既然要装贤惠,就要一直装到底,这种关键时刻做给谁看?”

  杜夫人前后受不完的【国色芳华】气,一时气得抖,情不自禁地,她就想起那日王阿悠成亲,蒋重虽然没说什么,还让人送了一份贺礼过去,却把他自己关在书房里整整一天一夜。如果他不是【国色芳华】舍不得那个女人,心疼那个女人的【国色芳华】儿子,又是【国色芳华】什么?她这二十多年,又算得什么?忠儿一个人被丢在那么远的【国色芳华】地方,人生地不熟,怎么就不见他多关心?想到此,杜夫人的【国色芳华】嘴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,死死盯着蒋重,恨不得跳起脚来将他那张脸给抠个稀巴烂才解气。

  蒋重丝毫未觉,见她不答话,也就自顾自地往前去了。还是【国色芳华】蒋云清见势头不好,赶紧扶住了杜夫人,低声道:“爹爹是【国色芳华】因为心情不好,他过后一定会后悔,来与母亲赔礼道歉的【国色芳华】。”

  杜夫人扶住蒋云清的【国色芳华】手,咬紧牙关,抬起眼来看着廊下被风吹得急转的【国色芳华】灯笼,边浮出一个温柔至极的【国色芳华】微笑来。蒋云清被她这笑给笑起一阵鸡皮疙瘩,还未定神,杜夫人已然稳稳地往前去了:“走,今**哥哥娶亲,要做的【国色芳华】事情还多呢。等到祭祖之后,他去迎娶新fù,咱们还得往曲江池那边去候着,总不能叫方家去替蒋家行使职责吧?我倒是【国色芳华】无所谓,就怕有些人丢不起这个脸。”她倒要看看,这样的【国色芳华】场合中,她以蒋长扬继母的【国色芳华】身份出现,主持婚礼,王阿悠又以什么样的【国色芳华】身份出现。

  她的【国色芳华】话传入前面疾行的【国色芳华】蒋重耳中,蒋重忍不住皱了皱眉头,脚步却慢了下来。,欢迎读者登录  阅读全文最新章节!

看过《国色芳华》的【国色芳华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