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色芳华 > 国色芳华 > 164章 碰
  (加更)

  潘蓉长这么大,还没人这样毫不容情地说过,而且一下子就戳中了他最痛的【国色芳华】地方。他死死地瞪着牡丹,握紧了拳头,牡丹毫不退缩,直视着他。

  半晌,潘蓉紧绷的【国色芳华】下颌终于放松了一点,“哈”他怪笑一声,“你这个泼妇可真管得宽自己的【国色芳华】稀饭都吹不冷,还有闲心去管别人的【国色芳华】私事。阿馨喜欢你,蒋大郎看重你,你还真就把自己当盘菜了?在我眼里,你可什么都不是【国色芳华】。”

  牡丹淡淡地道:“你说得对,我只是【国色芳华】一个普通的【国色芳华】小人物,没有权也没有势,不能强迫别人改变意志,甚至自己经常会遇到很多无法解决的【国色芳华】困难,不得不求助于人。但是【国色芳华】我一直都在努力,希望有一天需要向人求助的【国色芳华】事情越来越少。我真心对待我身边待我好的【国色芳华】人,我不总记着他们的【国色芳华】不好,我多记着他们待我的【国色芳华】好,我尽力为他们做我力所能及的【国色芳华】事情。到现在,我能做到问心无愧,你能么?”

  潘蓉一愣,默然无语,握紧的【国色芳华】拳头渐渐放开了。

  玛雅儿停住了手里的【国色芳华】箜篌,朝二人行了个礼,不声不响地退了出去。

  潘蓉见玛雅儿退了出去,方道:“是【国色芳华】她告诉你的【国色芳华】?”他本想问是【国色芳华】不是【国色芳华】白夫人让牡丹来寻他的【国色芳华】,但他转念一想又迅速否定了,白夫人怎会让人来寻他?她但肯低低头,服服软,他们又怎会落到这个地步?

  “不是【国色芳华】。”牡丹见他的【国色芳华】表情放松下来,语气也软和了一些:“你们夫妻之间的【国色芳华】事情,外人无论如何都不会有你们自己清楚。阿馨是【国色芳华】怎样的【国色芳华】人,你和她相处多年,定然比我这个才认识不久的【国色芳华】人更清楚。纵然已经成了这样子,她仍然不肯和我细说,只是【国色芳华】我是【国色芳华】过过苦日子的【国色芳华】人,实在不忍心看她那样受尽煎熬,却无法解脱罢了。”她那个时候在刘家,丝毫不爱刘畅,仍然觉得倍受煎熬,白夫人像这样,定然是【国色芳华】比她还痛苦万分的【国色芳华】。

  潘蓉敏感地抓住了牡丹最后一句话,猛然拔高声音道:“你别拿你和她比你自己和离了,就见不得别人好过是【国色芳华】不是【国色芳华】?你要是【国色芳华】敢乱和她出主意,我才不管你是【国色芳华】谁我定然不会叫你好过”

  “她比我好过么?我实在没看出来。”牡丹望着他镇定地道:“你也不用威胁我,阿馨她是【国色芳华】有主意的【国色芳华】人,不用我给她出任何主意,她自己知道该怎么办。我若起心不良,何必来找你?既然你不想和她和离,那便是【国色芳华】想好好过日子了,既然如此,两个人中总有一个要低低头,你也不肯,她也不肯,便是【国色芳华】渐行渐远……”

  潘蓉不语,良久方苦笑一声,低声道:“她站得太高了,我仰着头才能看到她。她本就看不见我,我再低头,更是【国色芳华】卑贱到了尘埃里。你说得对,我连她一根脚趾头都配不上,她这样的【国色芳华】人,本该配的【国色芳华】是【国色芳华】名士才子,英雄豪杰,怎奈造化弄人,摊上我这样一个不学无术之人,实在是【国色芳华】大不幸。我知道她成亲时是【国色芳华】不情愿,奉的【国色芳华】是【国色芳华】父母之命,成亲后是【国色芳华】不甘心,看不起我这个膏粱子弟……”

  他扬起眉来望着牡丹轻佻地一笑:“既然你这么关心我们夫妻间的【国色芳华】事情,肯主动替她来劝我,为何你不肯替我劝劝她呢?你去问问她,我们自小认识,这些年来,她眼里心中,可曾有过我半分?那时候,我哥还活着,她是【国色芳华】他的【国色芳华】,我也不说了,也没资格说。可成亲后,她眼里心中又有我几分?”他的【国色芳华】声音猛地拔高:“我一个大活人难道还比不过一个死人吗?”

  牡丹突然觉得潘蓉很可怜。被人瞧不起不可怕,只要有一颗强大自信的【国色芳华】心,那些就是【国色芳华】浮云,怕的【国色芳华】是【国色芳华】自己先就瞧不起自己,先就虚了,总要从别人身上去找自信,还会有什么好日子过?

  潘蓉吼了一声之后,声音又低了下去:“算了,死人是【国色芳华】争不过的【国色芳华】,更何况我现在的【国色芳华】一切本就是【国色芳华】偷来的【国色芳华】。我是【国色芳华】个胆小如鼠,敢做不敢当的【国色芳华】小人,我一直觉得老天不公,为什么死的【国色芳华】不是【国色芳华】我?若是【国色芳华】我当时死了,就谁都不用受苦了。”

  牡丹实在忍不住,沉声道:“你有没有问过阿馨到底是【国色芳华】怎么想的【国色芳华】?”

  潘蓉道:“有些事情自己明白就好,何必再去听一遍假话?怄自己也怄别人。”说到这里,他有些发怔,他怎会莫名其妙就和这个不相干的【国色芳华】女人说这些事儿了?**什么事?平白让她看他一回笑话。想到此,他的【国色芳华】唇角挑起一个不怀好意地笑:“就像你和刘子舒似的【国色芳华】,当初你家死乞白赖地把你嫁给他,你心里明白是【国色芳华】怎么回事,你会对他示好,你会忍受他的【国色芳华】不是【国色芳华】,但你会去追着问他心里有没有你么?他的【国色芳华】行为就说明了一切。你再去问,就是【国色芳华】自取其辱。”

  牡丹微微一笑:“你不必和我说从前的【国色芳华】事情,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,巴不得让我也跟着你一起难受。但实际上,你和我说这个,我真的【国色芳华】半点都不难过,我只是【国色芳华】越发替你难过,你连问她一声的【国色芳华】勇气都没有,实在是【国色芳华】可怜。你说得对,对方的【国色芳华】行为就说明了一切。我不问刘畅,是【国色芳华】因为他实在不值得,我没有任何期待,至于阿馨值不值得,她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【国色芳华】事情,你自己比我有数。我也不会替你去问阿馨,你的【国色芳华】所作所为就让她看了个够。”

  潘蓉眯起了眼:“笑话,我可怜?你可怜我?我用不着你可怜你有这闲心不如多可怜可怜你自己”

  牡丹摊了摊手,道:“我父母心疼我,兄长爱护我,朋友尊敬我,还有……我看重的【国色芳华】人也同样看重我,我可没你可怜,潘世子是【国色芳华】你自己在过日子,不是【国色芳华】我在过,阿馨……我没其他办法帮她,便多陪陪她解解闷罢。”她起身看了看天色,“天色不早,我该走了,就不耽搁你看歌舞了。你继续。”

  牡丹已走到门口,潘蓉突然叫住她:“阿馨她真的【国色芳华】有身孕了?她很不好么?”

  “她身上瘦得全是【国色芳华】骨头,一个人躲在别院里,想找人说话都找不到。”牡丹严肃地看着他:“她把所有人都赶出去,躲起来哭……而你却在这里过着花天酒地的【国色芳华】生活,你觉得她过得好不好?至于有没有身孕,你这个做丈夫的【国色芳华】,难道不该更清楚么?你口口声声说着她高不可及,瞧不起你,实际上你无时无刻不在践踏她,把她踩到尘埃里。”

  潘蓉的【国色芳华】脸色瞬息万变,抬眼看向面前的【国色芳华】琉璃盏,沉默不语。阿馨也会这样么?她不是【国色芳华】无坚不摧的【国色芳华】?长大以后,他只看到过她流过一次泪,就是【国色芳华】潘芮死的【国色芳华】时候,她一直默默地流泪,那个时候,他恨不得将她拥入怀中温言安慰,但他知道最不配的【国色芳华】人就是【国色芳华】他,是【国色芳华】他夺走了她的【国色芳华】一切。他只敢远远地偷看她,偷看他的【国色芳华】父母,甚至羞愧得不敢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  他从不曾想过会娶到她,成亲以后,他就没看见过她流泪。不管他做了什么,从不曾见过,她就坐在那里,淡淡地看着他,无悲无喜。他觉得是【国色芳华】她看不起他,看不上自然不会伤心,也不会流泪。他曾经最渴望看到她流泪,可她终于流泪了,他却感觉不是【国色芳华】那么一回事。

  牡丹见潘蓉这个样子,知道自己也就是【国色芳华】能做到这个地步了,便朝贵子和恕儿比了个手势,大步走了出去。走到楼梯口,但见玛雅儿斜倚在扶手上,媚眼如丝地看着她笑,操着一口带了些怪腔调的【国色芳华】官话道:“奴家以为适才你该泼我酒才对。”

  牡丹默了一默:“我只泼该泼的【国色芳华】人,泼你做什么?”

  玛雅儿笑道:“的【国色芳华】确不该泼奴家呀,该泼的【国色芳华】是【国色芳华】男人。”她神色一肃,道:“请问您可是【国色芳华】开香料铺的【国色芳华】何家么?奴家只听说何家有六位郎君,就不曾听说过有位何七郎。看到了才知道,原来是【国色芳华】位美娇娘。”

  恕儿觉着她的【国色芳华】举止行为实在是【国色芳华】太过轻佻,也见不得她与牡丹搭话,便皱起眉头,拉拉牡丹的【国色芳华】袖子,示意赶紧走人。牡丹朝玛雅儿点点头,抬步往下走。

  玛雅儿跨前一步笑道:“六郎出手可大方,他就在这后头呢,七郎您要不要奴家替您去叫一声儿他?奴家也好讨几个赏钱做件衣裳穿。”

  牡丹皱起眉头看着玛雅儿。她那日把事情和岑夫人说过之后,二郎和五郎去悄悄查过铺子,生意没有原来好事实,但金钱货物确实是【国色芳华】没出什么大问题;六郎仿佛也是【国色芳华】察觉到不对劲了,便不再经常外出,小心得很。二郎和五郎弄了一回,让人跟了几次,到底也没抓住他的【国色芳华】现场,便只是【国色芳华】旁敲侧击地说了一说,他不服气,还与二郎、五郎拌了几句嘴。

  杨氏守着岑夫人掉泪,大意是【国色芳华】二郎和五郎趁着何志忠不在家,故意为难六郎,排挤六郎。二郎和五郎有些心寒,便想着反正铺子里管得也严密,又有老掌柜盯着,索性不再管六郎,只小心提防不提。没成想,今日倒让她给碰着了。

  玛雅儿见牡丹皱眉看着自己,不由微微一笑,勾起指头指指楼梯下方的【国色芳华】一道非常不显眼的【国色芳华】小门,低声道:“要不,七郎您自己去唤六郎?”

  难怪得好几次有人跟着他进来最后都跟丢了,原来是【国色芳华】在那里藏着的【国色芳华】。牡丹一笑,朝玛雅儿抱了抱拳:“不必了,我还有其他事儿。谢您了。”

  “谢倒不必,有朝一日我若是【国色芳华】求上了七郎,七郎可莫要翻脸无情。”玛雅儿将手抚上牡丹的【国色芳华】肩头,含情脉脉地一笑,仿佛牡丹真是【国色芳华】个俊俏的【国色芳华】少年郎一般。

  牡丹似笑非笑地看着她:“与人方便自己方便,但只怕我能帮上的【国色芳华】忙有限得很,会让您失望。”

  玛雅儿笑道:“不会太为难您的【国色芳华】。只是【国色芳华】讨个小人情而已。”她目送着牡丹下了楼,收起脸上的【国色芳华】笑容,怔怔地看着牡丹的【国色芳华】背影渐渐消失在酒肆门口。忽听身后脚步声响,她回头一看,但见潘蓉急匆匆地走了出来,她也不留潘蓉,朝潘蓉挥了挥手绢:“二郎你最好先回去换身衣服,洗漱一下再去哦。否则只怕是【国色芳华】还会被再泼一盆凉水,这寒天冷地的【国色芳华】,可不是【国色芳华】耍处。”

  对于她这般的【国色芳华】体贴与周到,潘蓉见怪不怪,“嗯”了一声,快步下楼,急匆匆地叫人牵马出来,上马就狠狠抽了一鞭子,将小厮扔在身后,径自去了。

  牡丹与贵子、恕儿从附近的【国色芳华】房檐下走出来,牡丹领着恕儿往何家香料铺子的【国色芳华】方向去,贵子则转身又进了酒肆,要了一壶酒,几碟菜,就在楼梯附近坐下静等观望。

  牡丹去了铺子里,六郎果然不在。她便有一搭没一搭地和老掌柜的【国色芳华】说闲话,得知六郎这段日子心情好得很,时常春风满面的【国色芳华】,近日请铺子里的【国色芳华】伙计们连着吃了好几次酒。

  那便是【国色芳华】手气很好,赢得够多了。若是【国色芳华】有人做套,那必然是【国色芳华】先要让他赢个够本,叫他放心大胆的【国色芳华】,手脚越放越开,之后才好猛地给他一击,一击必中,只怕难以翻身。牡丹忧心不已,只好再三拜托老掌柜的【国色芳华】多看着点儿。老掌柜的【国色芳华】笑道:“娘子您放心,没事儿,我时时都盯着的【国色芳华】呢。”

  冬天里天气黑得早,眼看着很快就要闭市,贵子还迟迟不来,牡丹索性辞过老掌柜的【国色芳华】,起身领了恕儿往外走,打算先回家,等贵子探听明白又再细说。

  主仆二人即将行到市场门口时,忽听有人在后脆生生地喊道:“前面的【国色芳华】是【国色芳华】何姐姐么?”饭粒儿穿着身簇新的【国色芳华】桃红锦缎袄裙,笑眯眯地跑将过来。

  牡丹忙勒住马,笑道:“你又来帮张五哥算账?”

  饭粒儿笑道:“是【国色芳华】呀,不过如今天气冷了,斗鸡的【国色芳华】人也走得早了些。早早就散了。”

  “那这是【国色芳华】要回家了?张五哥呢?”牡丹往饭粒儿身后张望,却不见张五郎的【国色芳华】身影。

  饭粒儿道:“别看了,他没来。他不要我跟着他一起回家呢,让我自己先走。”她瞟了瞟牡丹的【国色芳华】马,眨眨眼道:“我没骑过马,您能带我走一截么?天要黑了,待我走到坊前只怕快要闭门了呢。”

  牡丹见她一双眼睛转得叽里咕噜的【国色芳华】,一边暗想这小丫头也不知道又在打什么鬼主意,一边弯腰伸手给她,拉她上马,道:“张五哥真是【国色芳华】的【国色芳华】,这会儿才让你一个小姑娘独自走。要让你回家也不知道早点儿。”

  饭粒儿充耳不闻,只顾使劲儿拍着马脖子兴奋地笑:“呀,真好玩儿。那日我让五哥也买马来着,偏他不肯买。说是【国色芳华】养我一个就够费钱的【国色芳华】了,没地方养,还费钱。”

  牡丹笑道:“待你学会了,爱骑便来我家里牵马去骑就是【国色芳华】。”

  饭粒儿回头望着她笑:“真的【国色芳华】?”

  牡丹点点头,“当然是【国色芳华】真的【国色芳华】。随时来都可以。”

  饭粒儿认真的【国色芳华】看了她两眼:“你人还不错。”

  牡丹失笑:“让你骑马就不错啦?那你也太好收买了。”

  饭粒儿垂下眼沉默片刻,扬眉笑道:“何姐姐,外面都在传,明年春天会办牡丹花会,您有多少把握夺魁呀?”

  牡丹道:“我也不知道呢,你问这个做什么?”

  饭粒儿朝她挤挤眼:“下注呗,你也可以买自己赢,只要你听我的【国色芳华】,一定能好好赚上一笔。人家都说洛阳吕家一定能夺魁,但我想着你才该赢。”

  这丫头真学得快,这么快就从斗鸡开始向别的【国色芳华】行业发展了?还真是【国色芳华】一通百通呢。牡丹看向饭粒儿那双灵活的【国色芳华】眼睛,见她满脸的【国色芳华】期待,不由起了逗她玩儿的【国色芳华】心思:“那你倒是【国色芳华】说说看,我该怎么办才好?你的【国色芳华】计划是【国色芳华】怎样的【国色芳华】?”

  饭粒儿认真的【国色芳华】肃了神色,正要开口,忽听张五郎的【国色芳华】声音炸雷似地响起来:“死丫头这会儿还在这里溜达闲逛。不是【国色芳华】中午时候就叫你回去了的【国色芳华】么?”

  饭粒儿回头看了一眼,见张五郎的【国色芳华】圆领袍子领子散着,斜斜地翻在胸前,面如锅底,眼似铜铃,端的【国色芳华】好吓人。便抖了一抖,也不管马儿还在行走中,抓住马鞍就飞快地往下溜,唬得牡丹赶紧勒住马,腾出一只手去扶她:“慢点儿。”

  饭粒儿的【国色芳华】脚还未落地,就又被张五郎一把提住衣领,抓得腾空而起。她拼命地踢着脚,看着牡丹大喊:“何姐姐救命,今日回去他定然会打我,不给我饭吃的【国色芳华】。”一边说着,眼圈儿果然红了。

  牡丹虽然不信饭粒儿所言,但见张五郎提着饭粒儿,果然如同老鹰抓着小鸡仔儿似的【国色芳华】,便劝道:“有话好好说,别吓着孩子。”

  张五郎气得吹胡子:“我能吓着她?你不知道她,我就没见过这种能来事儿的【国色芳华】破孩子我要是【国色芳华】稍微松活一点儿,她就能把我的【国色芳华】胡子全拔光了。她又找你做什么?我一看她的【国色芳华】样子就是【国色芳华】不怀好意你可别上了她的【国色芳华】当这死丫头,这些日子越发不像话”

  饭粒儿大急,忙拼命朝牡丹挤眼睛,示意牡丹别把她刚才的【国色芳华】话说给张五郎听。

  她那样子太过滑稽,牡丹与恕儿都忍不住笑起来,牡丹故意道:“也没说什么,就是【国色芳华】和我商量怎么做生意,怎么发笔财罢了。”

  饭粒儿翻了个白眼。懒得看牡丹,将头歪到一边去了。

  张五郎疑惑地道:“做什么生意?发什么财?”

  牡丹笑道:“听说是【国色芳华】牡丹花会可以下注的【国色芳华】,买我自己赢,还可以赚钱。”

  张五郎一怔,随即“啪”地一巴掌拍在饭粒儿的【国色芳华】头上,骂道:“好的【国色芳华】不学学坏的【国色芳华】,年纪小小就弄这些歪门邪道,这是【国色芳华】要做女赌棍了”

  饭粒儿不服气地道:“怎么了?我就跟你学的【国色芳华】,我不偷不抢,人家自愿的【国色芳华】”又白牡丹:“你不肯就算啦,干嘛出卖我?”

  话未说完,又挨了一巴掌,张五郎又气又笑:“你能跟我学?我这是【国色芳华】没法子的【国色芳华】事情。你跟着我不学好,将来怎么嫁个好人家?还出卖你了?这是【国色芳华】为了你好。别人才懒得管你”

  饭粒儿吼道:“谁要她管啊?”

  牡丹含笑看着饭粒儿:“你做得我就说得,反正你不偷不抢,都是【国色芳华】自愿的【国色芳华】,我说说又怎么了?”

  饭粒儿被她堵住,无话可说,低着头撅着嘴生闷气。张五郎望着牡丹笑道:“你莫理她。”言罢提着饭粒儿大步去了。二人走了老远,牡丹还瞧见饭粒儿不时抓扯张五郎一下,踢他一脚,张五郎怒极了又拍她一巴掌,如此再三之后,饭粒儿才算安生了。

  恕儿笑道:“这饭粒儿可真倔。奴婢先前见着张五郎的【国色芳华】样子,果然以为他会打她的【国色芳华】,谁知会如此忍受。”

  牡丹道:“不是【国色芳华】他惯的【国色芳华】,这孩子便只会忙着求吃饱穿暖了,哪儿会这样大胆?”

  这一日贵子不曾归家,六郎也不曾归家,就只派了个小厮回家来说,他遇到往日一个生意上的【国色芳华】朋友,要与人家说说话,坊门关闭前回不来。牡丹也不与岑夫人说,只埋头做自己的【国色芳华】事情。

  第二日将近中午时分,贵子才回来:“一直都有人往那道门里面走,小的【国色芳华】几次想混进去都没成。听说都是【国色芳华】些背着家里人去的【国色芳华】富家官家子弟,没有熟人领根本不能进,里面不光斗鸡,也赌别的【国色芳华】,赌注随意,但多数都很大,若是【国色芳华】输了轻易赖不得账。今日早上才瞧见六公子出来了,也没见他身边跟着什么熟识的【国色芳华】人。小的【国色芳华】打听了一下,听说他手气极好,十赌九赢,如今落入他手中的【国色芳华】大概已经有了将近几百万钱,绢布金银器也不少。单只昨日下午到夜里,便到手上百万钱。”

  “你确定属实?他的【国色芳华】钱都在哪里存着的【国色芳华】?”牡丹倒抽了一口凉气,六郎可不是【国色芳华】什么赌神,越看越像是【国色芳华】个可怕的【国色芳华】圈套。纵然铺子里管得严密,律法也禁赌,可到底禁不住有心人算计。该了断时便该了断,莫到后面刹不住,拖累了一大家子人。

  贵子认真道:“绝对属实。不会有错,钱都存在那里面呢,还可以钱生钱,将它就放印子钱。适才小的【国色芳华】又去了一趟张五郎那里,请他帮忙打听了一下,的【国色芳华】确没错。只那里又不是【国色芳华】他的【国色芳华】地盘,轻易插不进手去。”

  “你随我来。”牡丹赶紧起身,领了贵子去见岑夫人,岑夫人大吃一惊。

  牡丹轻声将自己的【国色芳华】想法说了,岑夫人沉吟片刻,道:“便依你所说。立即着手罢。”

  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

  晚上还有。这是【国色芳华】还上月900、925的【国色芳华】。

看过《国色芳华》的【国色芳华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