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色芳华 > 国色芳华 > 120章 循序渐进 基础+粉红375

120章 循序渐进 基础+粉红375

  120章循序渐进(基础+粉红375)

  感冒发烧鼻炎发作头痛中,不得不去医院输液,又迟了。求粉红票,谢谢大家。上两章,应该是【国色芳华】汾王妃才对,被我昏头昏脑写成了闵王妃,幸好昨晚想起来改过了,对不起额。(本来贴在文后,但是【国色芳华】发现有好几个童鞋木看见又提问了,故意贴到前面来。

  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

  汾王妃看到孟孺人的【国色芳华】样子,微微冷笑:“怎么,你不服气?觉得我说错了,管错了,不该教训摹竟蓟裤?”

  在座众人多数都是【国色芳华】知道汾王妃脾气的【国色芳华】,汾王妃是【国色芳华】个争议比较大的【国色芳华】人。她出身不高贵,正如同她自己所说的【国色芳华】,她是【国色芳华】个农家女,可是【国色芳华】她不但将汾王迷得晕头转向,想方设法将她立了正妃,而且在她大闹过几次之后,亲王府里按制当有的【国色芳华】正五品孺人二人,正六品滕十人,一个都没剩。

  早年汾王不得势,她却并不低调,以脾气暴躁、不留情面、爱管闲事、爱替人出头闻名,经常得罪人,弄得汾王很为难。可是【国色芳华】祸福难料,就因为这样,夫妻二人反而没有卷入承位之争中,事到如今,汾王成了当今圣上唯一的【国色芳华】皇叔,还很得敬重。现在她辈分这么老,又是【国色芳华】这个得理不饶人的【国色芳华】脾气,就是【国色芳华】皇帝也会让她几分。那么,她抓住理由并发作一个孙儿辈的【国色芳华】皇子的【国色芳华】小妾,实在是【国色芳华】件再普通不过的【国色芳华】事情。更何况,她占着正理。

  形势比人强,孟孺人的【国色芳华】神色瞬息变了几变,深吸一口气,将愤恨不平全都收下去,委曲求全地道:“王妃教训得是【国色芳华】,能得到您的【国色芳华】训导,那是【国色芳华】妾身三生修来的【国色芳华】福分,求也求不来的【国色芳华】。妾身实是【国色芳华】一时糊涂,中间有误会,所以才做下糊涂事,幸亏没有酿成大错。还请王妃给妾身一个机会,让妾身向何妹妹赔礼道歉。”言罢向汾王妃深施一礼。

  汾王妃对孟孺人这样的【国色芳华】反应早在预料之中,并没有丝毫意外之色,长叹一口气,慢慢敛了怒容,淡淡地道:“罢了,我原也不想多管闲事讨人厌。但这小朋友,我实是【国色芳华】舍不得她受一点委屈,既是【国色芳华】误会,你赔个礼,那便罢了,以后你可不许再犯同样的【国色芳华】错,不然我不饶你。”

  这话落在孟孺人耳朵里,就是【国色芳华】汾王妃警告她不许再打牡丹的【国色芳华】任何主意。人就是【国色芳华】这样奇怪,之前如果汾王妃顾着她的【国色芳华】面子好好和她说,她兴许还会以为不过就是【国色芳华】情面上的【国色芳华】事,敷衍两句就算了,可如果汾王妃勃然大怒当众发难,她反而会认为牡丹在汾王妃的【国色芳华】心目中分量果然不一样,再要做什么事,便要三思而后行。

  孟孺人心思转了几转,含笑道:“以后再不敢的【国色芳华】,何妹妹就和我亲妹妹一样,谁要敢对不起她,我也不饶她。”言罢上前执了牡丹的【国色芳华】手,亲亲热热地道:“何妹妹,请你原谅我的【国色芳华】不是【国色芳华】,别和我一般见识。”

  牡丹暗想,事到如今,已是【国色芳华】结上了仇,看孟孺人这样儿,只怕是【国色芳华】恨透了她,不过要想不得罪孟孺人,除非她听从孟孺人任意拿捏,否则都是【国色芳华】迟早的【国色芳华】,既然如此,又管他早晚呢。便也与她互相行了一礼,表面上算是【国色芳华】将此事揭过。

  邱曼娘等人看了半天戏,只晓得孟孺人招惹欺负了牡丹,其他就一直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此时见二人和好,便都凑过来问到底是【国色芳华】怎么回事。

  孟孺人哪里有脸说出来,只笑不语。牡丹自然也不会傻乎乎地讲出来,说孟孺人想将她弄去给宁王做姬妾讨好宁王,故而也只是【国色芳华】推脱:“就是【国色芳华】一个小误会,不提了。”

  白夫人微微一笑:“扯那些做什么?该干嘛就干嘛。”一时琵琶声响起,貌美的【国色芳华】少女出来跳舞,又有那位公主女冠领了几个善诗的【国色芳华】女冠来凑热闹,一时之间,花香乐鸣,酒酣诗出,先前的【国色芳华】不愉快仿佛从来就不存在。

  孟孺人的【国色芳华】忍耐功夫极佳,一直忍到最后席散,方才起身“依依不舍”地与众人别去。因为汾王妃从始至终就没有走的【国色芳华】样子,白夫人便领了牡丹留在最后,待到所有人都去得差不多了,牡丹这才上前与汾王妃行礼道谢。

  汾王妃摸了摸牡丹手心里的【国色芳华】细茧,道:“听说摹竟蓟裤母亲家也是【国色芳华】家财万贯,奴仆成群,不愁吃穿,你家里人就舍得你吃这苦头么?不想做妾,那就好好找个人嫁了不好么?”

  牡丹笑道:“舍不得。但我不想闲着,他们便也由我了。那个人,不是【国色芳华】那么好找的【国色芳华】。”

  汾王妃不置可否,松了她的【国色芳华】手,严肃地道:“我听说摹竟蓟裤本想游街喊冤,还要撞死在宁王府前?难道你不知这样对宁王府来说,很可能就是【国色芳华】小事一桩,人家还要说摹竟蓟裤小题大做?你可知道,这天下间,这样的【国色芳华】人和事有多少?”

  牡丹沉默片刻,道:“我知道。”她知道在某些人的【国色芳华】眼里,她这样的【国色芳华】小人物就是【国色芳华】地上的【国色芳华】泥,微不足道,但小人物也该有自己的【国色芳华】尊严,维护自己的【国色芳华】尊严并没有任何应当质疑的【国色芳华】地方。

  汾王妃挑了挑眉:“你知道?知道你可能白死,你还要做?”

  牡丹不想也觉得没必要和汾王妃说什么尊严之类的【国色芳华】话,只轻轻道:“不到万不得已,我自然不会走那一步。但假如真的【国色芳华】到了那一步……众口悠悠,总有人知道真相。”

  汾王妃微微一笑:“你不用死了,你很幸运。孟孺人以后再不敢来找你的【国色芳华】麻烦了,我想过了这次之后,这种事也应当再不会发生了。”先前当众说算了,不过是【国色芳华】给宁王府面子,但这事儿,是【国色芳华】必须让宁王知道的【国色芳华】。

  “这都是【国色芳华】托了王妃的【国色芳华】福。”白夫人上前给汾王妃行礼,含笑道:“王妃,以后您那里办宴席,我可以带她来么?”

  汾王妃扫了牡丹一眼:“自然可以。就算是【国色芳华】不办宴席,你也可以带她来玩。”

  白夫人喜不自禁,见牡丹还是【国色芳华】静静站在一旁,并不见特别欢喜,不由着急地拉了她一把。牡丹还不知道她得到了什么。可以自由出入汾王府,意味着她将是【国色芳华】汾王妃的【国色芳华】座上客,这给她带来的【国色芳华】好处不是【国色芳华】一般的【国色芳华】。不光光是【国色芳华】孟孺人这样的【国色芳华】人再不敢随意欺负她,就是【国色芳华】她一心要做的【国色芳华】牡丹花生意,也会得到很大的【国色芳华】便利。

  这个时候的【国色芳华】牡丹并没有表现出生意人的【国色芳华】精明,而是【国色芳华】呆呆地想,再见到蒋长扬,她该怎么说?被白夫人这一拉,她才回过神来对着汾王妃行了一礼:“多谢王妃。”

  汾王妃看到她这有点发傻的【国色芳华】样子,反而笑了:“罢了,我也是【国色芳华】受人之托忠人之事。去吧。”

  出了福云观,牡丹叫恕儿先回去报信:“你先回去报信,让家里不要担心,看看李夫人可还在,说与她知晓;若是【国色芳华】她已经回家了,便使人去说一声。我稍后再回来。”

  白夫人笑道:“我看你这样子,似乎也不打算陪我去哪里的【国色芳华】,要不然,你是【国色芳华】要我陪你去曲江池芙蓉园?”

  牡丹笑道:“假如你有空的【国色芳华】话。”

  白夫人叹道:“送佛送到西,我陪你去就是【国色芳华】。”

  牡丹与她相视一笑,一同行往曲江池,一路上白夫人详细和牡丹说起汾王妃的【国色芳华】事情,末了忍不住长叹一声:“有那看不惯她的【国色芳华】人,总爱背地里嘲笑她,说她一切都是【国色芳华】靠着汾王得来的【国色芳华】,我却不这样认为。能得到汾王如此信赖,还不够么?她能靠谁?还不是【国色芳华】靠她自己。更何况,那么多人,只有他夫妻二人全身而退,这又说明了什么?我这生最羡慕最佩服的【国色芳华】人有两个,一个是【国色芳华】她,一个就是【国色芳华】蒋大郎的【国色芳华】母亲王夫人。”

  牡丹忍不住看了白夫人一眼。这两个人,一个得到丈夫全部的【国色芳华】爱和信任,一个以决绝的【国色芳华】姿态弃了身居高位的【国色芳华】丈夫,都是【国色芳华】酣畅淋漓的【国色芳华】人。

  白夫人抚了抚脸,轻轻一笑:“只有无法酣畅淋漓的【国色芳华】人,才会羡慕酣畅淋漓的【国色芳华】人。”她明媚地看着牡丹:“希望你也能酣畅淋漓。”

  牡丹认真道:“我会的【国色芳华】。”

  待得到了蒋长扬家,碾玉上前叩门,说了来意,不多时,邬三急急忙忙地赶出来,满脸喜色,也不知道乐个什么:“稀客,稀客,快里面请。公子马上就过来。”

  白夫人见牡丹神色凝重的【国色芳华】样子,轻轻扯扯她的【国色芳华】袖子,低笑道:“莫怕。我这个泄密的【国色芳华】都不怕,你还怕什么?”

  牡丹闻言也笑了,抬眼看着一旁不时偷瞟自己的【国色芳华】邬三道:“邬管事,多谢你了。事情都解决好了。”

  邬三笑得眯缝了眼睛:“不客气,不客气,应该的【国色芳华】。”又恍觉失言,闭紧了嘴,只是【国色芳华】笑。

  牡丹从前看他搞怪,只觉得他有趣,此时见他这样子,一种怪异的【国色芳华】感觉油然而生,便扯了扯嘴角,低头不语。

  邬三将她二人迎入厅堂,命人奉茶,才刚捧起茶瓯,蒋长扬就进来了,神色自若地和白夫人、牡丹打了招呼。大约是【国色芳华】已经猜到事泄,便也没有故意隐瞒,直接了当地道:“你们才从福云观过来?事情如何?”

  白夫人抢先笑道:“汾王妃威风不减当年,孟孺人收回了珠子赔礼道了谦,想来以后再不会了。我这是【国色芳华】来负荆请罪的【国色芳华】,她一定要来答谢援手之人,我心软,就忍不住说了。”

  蒋长扬垂下眼一笑:“这就好。”也不知道是【国色芳华】说汾王妃解决了事情好,还是【国色芳华】说白夫人把他帮了牡丹的【国色芳华】事情说给牡丹知道好。

  白夫人又略坐了坐,低声请了个婢女带路,道是【国色芳华】要去方便,任由牡丹与蒋长扬说话。

  牡丹起身对蒋长扬福了一福:“多次蒙你相助,不知该何以为报,我心里很是【国色芳华】惶恐。”

  蒋长扬沉默片刻,道:“其实摹竟蓟裤无需放在心上,也不要觉得有什么负担,我只是【国色芳华】做了自己认为该做的【国色芳华】事情。不要你回报。”

  见牡丹满脸的【国色芳华】犹疑,他笑了一笑:“我的【国色芳华】母亲早年很不幸,我们母子在危难困窘之时,曾得到过很多人的【国色芳华】帮助,我母亲常和我说,欠了别人的【国色芳华】情要还,即便是【国色芳华】不能还同样一个人,也可以还到别人的【国色芳华】身上去。遇上了,我就做了。比如你,比如说袁十九,都是【国色芳华】朋友,是【国色芳华】我认为值得帮助的【国色芳华】人。”

  把她和袁十九相提并论,也就是【国色芳华】说都当是【国色芳华】他的【国色芳华】朋友。牡丹一时找不到可说的【国色芳华】,顿时觉得自己先前那想法是【国色芳华】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又或者是【国色芳华】自作多情了。沉默良久,笑道:“我听说了一点点令堂的【国色芳华】事情,听说她很了不起。”

  见她说起这个,蒋长扬暗暗松了一大口气,脸上的【国色芳华】笑容也稍微自然了些,很是【国色芳华】自豪地笑道:“那是【国色芳华】当然我母亲的【国色芳华】确很了不起,她敢独自领我穿过万里江山,观海踏沙。赚了钱的【国色芳华】时候,带我一掷千金吃美味珍馐,没钱的【国色芳华】时候也能把野菜做成美味……”

  蒋长扬的【国色芳华】表情格外柔和,仿佛陷入了美好的【国色芳华】回忆中,舌头还忍不住轻轻舔了舔嘴唇,仿佛那美味还在他嘴里盘桓不去。

  牡丹看到他那沉迷的【国色芳华】样子,好奇地道:“真有这么好吃?”赚了钱的【国色芳华】时候?莫非王夫人也曾做生意来着?

  蒋长扬扶了扶额头,轻轻一笑:“假的【国色芳华】。是【国色芳华】我有点夸张了,可能别人不会觉得有多好吃,说不定还会嫌它太过腥味,不过在我记忆之中,饿极了的【国色芳华】时候,山溪里捕来的【国色芳华】小野鱼和野菜熬了汤,再放一点点盐,的【国色芳华】确是【国色芳华】极其难得的【国色芳华】美味。”

  牡丹忍不住道:“听来很好,但其中的【国色芳华】艰险一定超出常人的【国色芳华】想象。”

  蒋长扬道:“是【国色芳华】呀,小时候我也哭过怨过来着。不过长大以后再回想起来,却是【国色芳华】很好,最少我这辈子,就算是【国色芳华】身无分文,或是【国色芳华】什么吃的【国色芳华】都不给我,就这样把我丢在山林里,也饿不死我。”

  他的【国色芳华】表情很好,又柔和,又充满了强烈的【国色芳华】自信,牡丹觉得她都被他的【国色芳华】情绪给感染了,她试探着轻声道:“你们为什么要离开?嗯,当然,如果你不想说可以不说的【国色芳华】,我只是【国色芳华】,只是【国色芳华】有点好奇。白夫人说她此生最羡慕最佩服的【国色芳华】人之一就是【国色芳华】令堂。”

  蒋长扬抬眼看着牡丹,平静地道:“假如你感兴趣,没什么不可以说的【国色芳华】。想来你也知道了,我母亲她曾经是【国色芳华】朱国公夫人。后来圣上又另外给朱国公赐了一位夫人,二人并嫡,都是【国色芳华】国夫人,朱国公受了,我母亲不受,提出和离。朱国公不许,圣上也不许,就是【国色芳华】我舅家也不许,所有人都反对,可她到底是【国色芳华】做到了。”他顿了顿,看向牡丹,眼神很柔和,“这个情况,有点像你从前。”

  牡丹微微一笑:“是【国色芳华】有点像。不过她比我强多了,也不容易得多。”人家曾经是【国色芳华】夫妻感情甚笃,突然出现了强势的【国色芳华】第三者插足,王夫人走的【国色芳华】时候约莫是【国色芳华】哀莫大于心死的【国色芳华】;而她呢,走的【国色芳华】时候只有开心和鼓舞,这是【国色芳华】两种截然不同的【国色芳华】感觉。可是【国色芳华】人家王夫人走得潇洒,活得潇洒,还把儿子培养成才,培养出来的【国色芳华】还不是【国色芳华】复仇天使,而是【国色芳华】个正常人,这很不错。

  蒋长扬笑道:“的【国色芳华】确是【国色芳华】很不容易的【国色芳华】。我母亲她……”说话间邬三进来伏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几句,紧接着白夫人也走了进来,见状问道:“成风,你可是【国色芳华】有事?”

  蒋长扬为难地道:“有点事情必须马上处理。”

  牡丹赶紧起身:“没关系,你忙,你忙。”

  蒋长扬笑道:“我送你们出去。”却又望着牡丹道:“假如你方便,我斗胆请你帮我接一棵什样锦,明年可以给家母庆生,价钱方面好商量。不知你方便不方便……”

  牡丹一呆,鸡啄米似地点头:“方便。至于价钱么,就不必提了。”

  蒋长扬也没再多讲价钱的【国色芳华】事情,只道:“不知是【国色芳华】在你那里接,还是【国色芳华】将我这些牡丹花接?那样最妥当?”

  牡丹道:“要接的【国色芳华】花木要提前处理过,过后也要精心管理,你这里的【国色芳华】不合适。等过了中秋节后,我会先请你去我庄子里,你自己挑几个品种我再接。”

  蒋长扬微微一笑,目送牡丹和白夫人出了门,转身正要吩咐邬三做事,但见邬三贼眉鼠眼地望着自己,不由微恼:“你看着我做什么?”

  邬三谄媚地道:“小人是【国色芳华】替公子高兴。恭喜公子可以有一株活生生的【国色芳华】什样锦献给夫人尽孝,得来多不容易啊。其实何家小娘子这个人,您帮了她以后,还是【国色芳华】得随时这样问她要点谢礼才好,不然下次就不会要您帮了。您到时候选花,一定得多选点好的【国色芳华】才是【国色芳华】,让她多花点心思,多花点时候,不然不值得。”

  “我倒是【国色芳华】希望她以后不再会有这样的【国色芳华】事情需要我帮。什么值得值不得,乱说什么?”蒋长扬狠狠瞪了邬三一眼,随即又忍不住笑了,转身进屋去见另一拨客人不提。这一天,他的【国色芳华】心情很好。

  牡丹与白夫人别过,回到宣平坊,还未到家门,就看到张五郎摇摇摆摆地走过来。她赶紧下了马和张五郎行礼问好,张五郎还了礼,道:“我今早去府上打听消息,听说丹娘妹妹与朋友出去解决事情了,不知事情办得可妥当?”

  牡丹笑道:“谢张五哥挂怀,很顺利,应该是【国色芳华】没事了。”

  张五郎孩子似地笑起来,一双豹眼眯成一条缝:“太好了,恭喜丹娘妹妹。”

  牡丹道:“张五哥既然来了,便请家里去坐,我爹大概在家,正好可以陪您喝一杯。”

  张五郎却只是【国色芳华】摆手:“不必麻烦,我就是【国色芳华】来问问,知道好就好了,我还有几只斗鸡要料理,大伙儿等着呢。”说着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  牡丹回家将事情经过与何志忠、岑夫人等人详细报备过,说到又是【国色芳华】蒋长扬帮的【国色芳华】忙,何志忠与岑夫人对视一眼,都从彼此眼里看到了疑虑和不安。

  何志忠经过一整夜的【国色芳华】深思熟虑,决定还是【国色芳华】亲自去拜谢蒋长扬,毕竟这么大的【国色芳华】事情,他这个家长不去登门拜谢,实在是【国色芳华】不合情理。更何况,他过了节后就要领着大郎出海,有些事情必须做到心中有数才行。可连接去了两次都扑了个空,门房说蒋长扬出去办事了,只怕要过完中秋节才会回来。

  何志忠怀疑蒋长扬是【国色芳华】故意避着他,便去找牡丹旁敲侧击地问。牡丹正谋划着中秋节后要将那株紫斑牡丹移栽到芳园去,听到何志忠的【国色芳华】话,不在意道:“过了中秋,我便要去庄子住段时间,一来照料那些花,二来也要顺便帮他接棵花,到时候要请他过去挑选品种的【国色芳华】,如果爹爹要谢他,不妨跟了女儿一起去,您好久没去过芳园了,如今已经初具规模,等你和哥哥们从海上归来,就再也看不到如今这景象啦。”

  何志忠闻言,笑道:“你确定到时候他会去?”

  牡丹奇怪地道:“他说过的【国色芳华】话还没有不算数的【国色芳华】,这花是【国色芳华】他定了给他**做寿的【国色芳华】,事关紧要,他自然不会不去。”

  何志忠道:“丹娘,你是【国色芳华】怎么看这事儿的【国色芳华】?”

  牡丹沉默良久,道:“他说他把我当成和袁十九一样的【国色芳华】,都是【国色芳华】他的【国色芳华】朋友。又说我遇到的【国色芳华】事情有点像他**。”

  何志忠皱眉道:“你也这样认为?”

  牡丹抿抿唇:“不然我该怎么认为啊?现在他又没做什么失礼的【国色芳华】事情,已经承了情,退也退不回去。总之,我会小心的【国色芳华】。那天时机也不对,有些话不好说得太直接,反正我是【国色芳华】说了我无以为报的【国色芳华】。”

  何志忠失笑:“你这个傻丫头。”

  牡丹睁大眼睛看着何志忠:“我不傻。我只是【国色芳华】找不到更好的【国色芳华】办法。”蒋长扬现在看来很正常,她如果总是【国色芳华】纠结,反而是【国色芳华】她比较不正常,装傻x较好。

  何志忠叹息:“如果……你是【国色芳华】怎么个想法?”

  牡丹垂下头,认真地道:“暂时没有如果。爹爹您放心,女儿知道分寸。”蒋长扬很不错,再有那样洒脱的【国色芳华】母亲,也无法摆脱他是【国色芳华】朱国公嫡长子的【国色芳华】身份,他们之间的【国色芳华】差距还是【国色芳华】比较大的【国色芳华】。如果他不是【国色芳华】她需要的【国色芳华】,做不到她想要的【国色芳华】,便是【国色芳华】浮云。在没有确定之前,她非常清楚应该怎么做。

  眨眼间,中秋节到来。在世人眼里,中秋节的【国色芳华】意义非常重大,只今年中秋是【国色芳华】阴天,无月可赏,更无月可拜,何家人只好坐在厅堂里分吃了一顿用桂圆、莲子、藕粉精心调制而成的【国色芳华】玩月羹。然后在厅堂里坐着说了一回话,便散了。

  第二日一早,何志忠才要出门,就听人说有位姓蒋的【国色芳华】公子来访。

看过《国色芳华》的【国色芳华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