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色芳华 > 国色芳华 > 108章 天上月
  基础更+提前125(虽然还木有,但是【国色芳华】总会有的【国色芳华】吧?)嗯哼,打滚要票

  ——*——*——

  蒋长扬回过头,诧异地看向这个脸色潮红,双眸闪闪发光的【国色芳华】小女孩,只一眼,他就确认自己绝对不认识。//高速更新//他看向牡丹:“请问这是【国色芳华】?”

  牡丹还未开口,雪娘就挤开她,走上前去挨着蒋长扬站着,眼巴巴地抬眼望着他,声音清脆地道:“我姓黄,叫雪娘。是【国色芳华】何姐姐的【国色芳华】好朋友”

  小女孩子遇到自己崇拜的【国色芳华】人时的【国色芳华】表现果然古今中外皆同。为了满足雪娘对蒋长扬的【国色芳华】好奇心和崇拜感,牡丹微微一笑,往旁让了几步。

  蒋长扬不露声色地退了一步,认真地朝雪娘抱了抱拳,温和地笑道:“黄娘子好。”

  雪娘非常不喜欢他这样正式而生疏的【国色芳华】称呼,又往前上了一步,没有还礼,而是【国色芳华】认真地看着他道:“你太客气啦,大家都叫我雪娘的【国色芳华】。”言下之意是【国色芳华】让蒋长扬也这样叫她。

  蒋长扬微微一笑,并不言语,只往旁边又让了一步。

  付妈妈脸色大变,第一次见面就要一个陌生男人这样叫自己,雪娘真是【国色芳华】太不懂事了。知道的【国色芳华】,会说她娇憨天真不懂事,不知道的【国色芳华】,就要说她轻浮不自尊。这位蒋公子,她虽然不知道他的【国色芳华】确切身份,但他上次飞马击钱的【国色芳华】时候,她也在场,晓得不会是【国色芳华】普通人,雪娘如此作为,只怕是【国色芳华】要被人背后耻笑。

  付妈妈正在思考怎么不叫雪娘再说出傻话来丢人的【国色芳华】时候,雪娘又崇拜地望着蒋长扬道:“你认不得我,我却是【国色芳华】早就认得你了的【国色芳华】。上次你飞马击钱,我就在一旁看着,还专门让人去捡了你击进毬门的【国色芳华】那枚钱来瞧,你可真厉害,我就没见过谁这么厉害的【国色芳华】,我也想要有这样的【国色芳华】本领,你可不可以……”

  付妈妈越听越冒冷汗,当下上前重重地扯了雪娘的【国色芳华】袖子一把,重重喊了一声:“雪娘”雪娘不懂事,她却是【国色芳华】想得到,蒋长扬上次送牡丹肩舆,这次又主动过来和牡丹打招呼,分明就是【国色芳华】想和牡丹说话,雪娘这样不知轻重地纠缠下去,是【国色芳华】要惹人生厌了,她不能叫雪娘惹出笑话来。

  雪娘被付妈妈打断话头,没好气地回头低声嘟囔道:“又怎么啦?妈妈你又要做什么?”

  当着众人,付妈妈也不好明着劝她,只笑道:“您刚才不是【国色芳华】想去踏歌么?趁早去吧,蒋公子大概是【国色芳华】有正事要你何姐姐说摹竟蓟控。”接着给雪娘的【国色芳华】丫头使了个眼色,让那两个丫头将她拉去踏歌。雪娘先前不舍也不喜,但到底人年轻,被拽着跳了两圈后,也就跟着继续往下跳,只是【国色芳华】频频回头看向蒋长扬和牡丹。

  付妈妈上前对蒋长扬行了个礼,陪笑道:“蒋公子,真是【国色芳华】对不起,我家小娘子不懂事,又是【国色芳华】自小跟着我们老爷长在军中,说话不知天高地厚,惯常直来直去,只当外面的【国色芳华】人都和家中一样亲切,不是【国色芳华】兄长就是【国色芳华】姐妹,实在是【国色芳华】让您见笑了。”

  付妈妈这话说得漂亮,不光把雪娘的【国色芳华】性格脾气解释了,还将她适才冲动的【国色芳华】行为挂靠上了对兄长的【国色芳华】敬重之情。牡丹也笑道:“雪娘就是【国色芳华】这个性子,天真活泼,直性得很。”

  蒋长扬不在意地摆摆手:“妈妈多虑了,没有的【国色芳华】事。我也算是【国色芳华】长在军中,军中女子多是【国色芳华】这种性格,黄娘子的【国色芳华】性子很是【国色芳华】直爽。敢问府上是【国色芳华】?”

  付妈妈见他的【国色芳华】表情并没有鄙薄或者敷衍的【国色芳华】意思,这才带了几分骄傲地笑道:“我家老爷是【国色芳华】黄敬。”

  蒋长扬只一听名字,就晓得是【国色芳华】谁,便笑道:“原来是【国色芳华】黄将军。”夸赞了黄将军几句后,见付妈**神情自在了,方回头望着牡丹用大家都能听见的【国色芳华】声音道:“我记得上次你和福缘和尚说找不到好石头,不知如今可找到了?”

  牡丹笑道:“只找到了一些太湖石。还算勉强入得眼吧,这些石头贵不为其说,还可遇不可求。匆忙之间想找到满意的【国色芳华】,实在是【国色芳华】不容易。”

  蒋长扬沉默片刻,忽然道:“我有个朋友早年喜欢闯南走北,收集了很多奇石,刚好他家里有些不顺意,急着要用钱,要出让大部分的【国色芳华】石头,假如你愿意,我便做个中人,领你去他那里看看如何?价钱绝对不会比外面的【国色芳华】贵,石头也是【国色芳华】好石头,不会上当受骗。”

  牡丹“啊”了一声,笑道:“真的【国色芳华】?竟有这样的【国色芳华】好事?”假如是【国色芳华】真的【国色芳华】,她可真是【国色芳华】太喜欢遇到蒋长扬啦,每次遇到他总有好事情。

  蒋长扬见她满脸欢喜之情,忍不住微微一笑:“自是【国色芳华】真的【国色芳华】。”

  牡丹心想反正都是【国色芳华】做的【国色芳华】买卖,是【国色芳华】打的【国色芳华】金钱交道,也没谁欠谁多大的【国色芳华】人情,便应了:“那就先谢您啦。”

  蒋长扬道:“你不用谢我,他急需用钱,可这是【国色芳华】石头,不是【国色芳华】金银细软,没那么合适的【国色芳华】买家。喜欢的【国色芳华】,未必能拿出那么多钱来,有钱的【国色芳华】,未必喜欢需要。我也是【国色芳华】私心,想帮他一把,也就趁机在你这里讨个人情。”他顿了顿,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:“只要你别怀疑我联着旁人赚你的【国色芳华】钱就好。”

  牡丹听他这样说,越发没有心理负担:“怎么会?蒋公子可不是【国色芳华】缺那几个钱的【国色芳华】人。我每次遇到你,总能遇到好事儿。”她不知不觉地就将“您”换成了“你”。

  蒋长扬飞速扫了她一眼,垂眸盯着黄渠里的【国色芳华】月亮倒影,闷笑了两声,道:“果真如此么?那不妨多遇几次。”

  牡丹哈哈笑起来:“长此以往,多遇几次我就要万事顺意,发大财了。”她装模作样地冲蒋长扬行了个礼,一本正经地道,“敢问蒋公子,下次出行走哪条路?也好让小女子再去沾沾好运,发点小财则个。”

  蒋长扬一愣,随即开心地笑起来,然后一本正经地看着牡丹道:“我后日要回城,敢问娘子可否愿意一起去看奇石?若是【国色芳华】果真发了财,记得给在下抽成,也叫在下发点小财则个。”

  牡丹一笑:“给钱太俗,不如多给你两株牡丹,你自家换钱去。”说话间,对上蒋长扬黑亮的【国色芳华】眼睛,她突然觉得有些不自在,暗道自己刚才的【国色芳华】举止会不会让人觉得轻浮了?便偏过了头,看向欢乐的【国色芳华】人群,换了话题道:“他们又唱又跳,从月亮初上一直到月下中天,果然是【国色芳华】需要好体力的【国色芳华】。”

  蒋长扬见她把眼睛撇开了,不动声色地收回眼神,笑道:“我年少之时,阳春三月里,曾经和朋友一起连接三天彻夜踏歌,却也不怎么累。”

  此时踏歌声又变成了另外一首:“天上月,遥望似一团银。夜久更阑风渐紧,为奴吹散月边云,照见负心人。”雪娘在人群中跳着,跳着,看到蒋长扬和牡丹说笑甚欢,仿佛是【国色芳华】越谈越投机的【国色芳华】样子,又听到这首歌,突然眼角鼻子都酸了起来,她说不出自己具体是【国色芳华】一种什么感觉,就是【国色芳华】觉得非常不舒服。于是【国色芳华】她猛地摔开身边丫鬟的【国色芳华】手,向牡丹冲过去,将牡丹从蒋长扬身边扯开往前走,喊道:“何姐姐,别光站着,也来一起跳。”

  牡丹还没反应过来,已被雪娘拉着往前走了几步,她用力站住了,笑道:“好雪娘,你饶了我罢,我真不会跳。进去大家都在跳,就我一个人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,多别扭呀。”

  雪娘焦躁地道:“简单得很,一看就会的【国色芳华】,谁不是【国色芳华】这样过来的【国色芳华】,你怕什么?”

  牡丹从雪娘的【国色芳华】脸上看到了一种陌生的【国色芳华】神情,她仿佛是【国色芳华】在生自己的【国色芳华】气,又仿佛不是【国色芳华】,难道是【国色芳华】因为付妈妈不许她和蒋长扬说话的【国色芳华】缘故?牡丹小心翼翼地喊了一声:“雪娘,你怎么了?”

  雪娘察觉到自己的【国色芳华】失态,有些委屈又有些尴尬,拉了牡丹的【国色芳华】手轻声道:“何姐姐,我……”她想说她心里不舒服,又怕牡丹问她为什么,只得咬住了唇,垂着头低声道:“反正我要你陪我跳,我一个人不好玩。”说着眼里汪满了泪。

  牡丹见她突然变了哭脸,忙道:“好,好,我陪你跳。只是【国色芳华】不许笑我笨。”

  蒋长扬在一旁静静看着,忽然道:“一起跳吧,我教你。”

  他没有点牡丹的【国色芳华】名,但所有人都知道他这话是【国色芳华】对着牡丹说的【国色芳华】。封大娘难得地露了点笑脸,拉了雨荷上前,鼓励牡丹道:“既然来了便一起跳跳吧,老奴也许久没动筋骨了。只是【国色芳华】您不下去跳,老奴也不敢丢了您自家去。”

  牡丹见大家都感兴趣,自是【国色芳华】不想成为败兴的【国色芳华】那个人,更何况踏歌相当于一个全民性的【国色芳华】活动,她也想跟着学会,融进去。便笑道:“好,你们都教我,不许笑我。”说着去拉雪娘:“走啦,你看,大家都愿意陪你呢。”

  雪娘愣愣地看看牡丹,又看了看蒋长扬宽厚挺拔的【国色芳华】背影,突然间觉得气都喘不过来。一瘪嘴就想哭,又觉得好丢脸,泪汪汪地看着牡丹道:“我又不想跳了,我要先歇歇,你们先跳。”说着将牡丹往蒋长扬身边使劲儿一推,咬着唇哭兮兮地看着他二人。

  牡丹被她推得一个踉跄扑了出去,雨荷讨厌死了任性的【国色芳华】雪娘,正要伸手去拉牡丹,就被封大娘一把按住了手。她不解地看向封大娘,封大娘并没有看她,而是【国色芳华】咋呼地喊了一声:“哎呦,丹娘小心”一副全然没有意料到,也来不及伸手去扶牡丹的【国色芳华】样子。

  雪娘这一下力气非常之大,牡丹猝不及防,硬生生撞在了蒋长扬的【国色芳华】身上,失了平衡,几乎是【国色芳华】狼狈地朝地上扑下去。她以为她一定要非常丢脸的【国色芳华】摔个大马趴,却被一双有力的【国色芳华】手扶住了腰和肩膀,接着很有技巧地一拉一拨,她就站稳了。

  蒋长扬飞快的【国色芳华】将手从牡丹身上收了回去,低声道:“没有扭着脚吧?”

  这次不像端午那次被蒋长扬飞马拦腰搂上马时,她只记住了害怕、惊恐和死里逃生的【国色芳华】喜悦,其他统统没印象。牡丹这次闻到了他身上传来的【国色芳华】清清淡淡的【国色芳华】青草味,感觉到他的【国色芳华】呼吸将她的【国色芳华】散发给吹得飞了起来,拂在脖子上痒痒的【国色芳华】,仿佛有一条小虫在爬,被他碰过的【国色芳华】地方也有点异样。牡丹急速后退了几步,捂着鼻子泪眼汪汪的【国色芳华】小声道:“没有。”

  封大娘此时才将牡丹拉过去,担忧地道:“丹娘怎么啦?哪里疼?”

  牡丹挤出一个尴尬的【国色芳华】笑容,将袖口拭了拭泪,道:“撞着鼻子了。”她的【国色芳华】鼻子撞在了蒋长扬的【国色芳华】胸口上,痛死了,幸好没出血。

  雨荷才不管雪娘是【国色芳华】不是【国色芳华】客人,先就恶狠狠地瞪了雪娘一眼,付妈妈脸色难看的【国色芳华】轻声和雪娘说了两句,雪娘“哇”的【国色芳华】一声哭起来,跑过来一把抱住牡丹,把头埋在她的【国色芳华】肩头上低声抽泣道:“何姐姐,是【国色芳华】我不好,我没想故意推你摔跤,你别讨厌我,不要不理睬我了。我错了你打我两下出出气吧。”

  牡丹隐约猜到了雪娘的【国色芳华】小心思,却被她直白的【国色芳华】表达方式给逗得笑了,安抚地搂了搂雪娘的【国色芳华】肩头,将她推离自己的【国色芳华】怀里,递了帕子过去笑道:“多大的【国色芳华】人了呢,还这样哭,看看,别人都在笑话了吧。我不打你,也不生你的【国色芳华】气,只以后别这么任性了。我要是【国色芳华】个年纪大点的【国色芳华】,这一跤得摔死人。”

  雪娘泪眼模糊地一扫,果见好多人好奇地看过来,蒋长扬却是【国色芳华】背手立在一旁,静静地看着牡丹的【国色芳华】侧影。她心里隐隐有些明白了,又是【国色芳华】害臊又是【国色芳华】难过,强笑着将牡丹的【国色芳华】帕子擦了擦泪,道:“我以后再也不理,你也要说话算数,今天你当着大家的【国色芳华】面说过不生我气的【国色芳华】,过后你要认账。”

  牡丹认真道:“我说的【国色芳华】话自然是【国色芳华】认账的【国色芳华】。”交个朋友不容易,她自认年纪要大上这许多,是【国色芳华】比雪娘这样的【国色芳华】小女孩子心胸宽大,容得人的【国色芳华】。

  雪娘见她说得认真,又破涕笑了:“那我们去踏歌。我教你呀。”拉着牡丹往人群里挤,再不看蒋长扬一眼,仿佛蒋长扬与她有深仇大恨一般。

  蒋长扬淡淡一笑,随着众人一起挤进狂欢的【国色芳华】人群中,跟在牡丹等人不远处,自然而然地跟上了节奏,踏歌起舞。雪娘为了弥补刚才的【国色芳华】过失,非常耐心地教牡丹,牡丹发现果然也没有想象中的【国色芳华】那么难,跳上几圈后,虽然还说不上舞姿娴熟优美,却也掌握了基本的【国色芳华】几个动作,跳着跳着也就来了兴致,偷眼去观察周围的【国色芳华】人。

  她看到了一个与平时很不一样的【国色芳华】蒋长扬,他身上那件竹叶青的【国色芳华】圆领缺胯袍剪裁得非常得体,将他的【国色芳华】好身材和气质半点不落地衬托出来。他的【国色芳华】脸上神采飞扬,眉目生动,与女郎们的【国色芳华】婀娜多姿相比,他举手投足间干净又利落,非常有韵律感,充满了阳刚美。

  月下观美男,越来越多的【国色芳华】女郎齐声唱着歌,慢慢地朝蒋长扬包围过去,含笑间,眉目传情,甚至有那大胆的【国色芳华】趁乱在他身上摸一把,或是【国色芳华】撞他一下。牡丹亲眼看到有个二十多岁的【国色芳华】高个子女人面无表情地摸了他的【国色芳华】屁股一把,受到侵犯的【国色芳华】蒋长扬吃了一大惊,有些着慌,脚下一个踉跄,乱了节拍,惊慌失措地睁大眼睛到处看,似是【国色芳华】不明白为何这些女子比他以前一起踏歌的【国色芳华】那些更大胆。

  牡丹忍不住“扑哧”一声笑出来,雪娘阴沉了脸,一把拖住牡丹往那边挤,挤到了蒋长扬的【国色芳华】身边,将牡丹往他左边一推,自己往他右边一站,恶狠狠地瞪着那些大胆的【国色芳华】女郎。那些女郎不以为意,仍然各跳各的【国色芳华】,各唱各的【国色芳华】,各看各的【国色芳华】,只是【国色芳华】不曾再乱伸手了。

  蒋长扬大大松了一口气,尴尬地看着牡丹笑,想说什么终究没说出来,脚步又恢复了先前的【国色芳华】灵活,跟上了节奏。越跳越好,不时低声提醒一下牡丹动作要领。跟着高手跳,牡丹鸭梨倍增,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大学时期,跟着学长学跳舞扫舞盲的【国色芳华】阶段,因为自知不足,所以非常紧张,越想跳好越是【国色芳华】跳不好。

  她感觉到一层细毛毛汗从毛孔里钻了出来,犹如细针一样地刺着她的【国色芳华】肌肤,四肢仿佛不是【国色芳华】她自己的【国色芳华】,又僵硬又不听从指挥,左手左脚同出,右手右脚同出都出现了。雪娘在一旁看着,几次想笑,但看到蒋长扬平淡安详,丝毫不露笑意,仿佛牡丹跳的【国色芳华】动作本来就是【国色芳华】正确的【国色芳华】样子,又硬生生将笑意憋了回去。

  牡丹慢慢地觉得自己僵硬的【国色芳华】手脚渐渐灵活起来了,她下意识地跟在蒋长扬的【国色芳华】身后,模仿他的【国色芳华】动作,跟着他一起前进后退,拧腰倾胯,拍手相合。牡丹是【国色芳华】真的【国色芳华】感到快乐,不管是【国色芳华】与谁的【国色芳华】目光碰上,她都报以一个甜美真切的【国色芳华】笑容。蒋长扬不时偷偷看着她,又不自在地将眼神收回去。

  雪娘在一旁看着,先前还想尽量挤出笑脸来,后来实在挤不出,便噘着嘴哭丧着脸,再也没有继续下去的【国色芳华】心情。不过她这种沮丧的【国色芳华】心情并没有维持多久,因为相似的【国色芳华】情形又发生了。

  月亮渐渐落下去,天色也比先前黯淡了许多,周围一切看上去都朦胧起来,有好几个年轻华服男子簇拥着朝牡丹涌了过来。先前还只是【国色芳华】围在周围张望,接着便试探着边跳边挤了上去。有个冲得最快的【国色芳华】,假装脚下一个踉跄就朝牡丹倒过去,被蒋长扬的【国色芳华】宽肩膀轻轻一挤,就被撞得踉跄了几大步,晃了几晃才站好。

  可是【国色芳华】他们人多,又是【国色芳华】在这样的【国色芳华】场合里,只要不是【国色芳华】太出格,撞撞碰碰都在合理范围内。这个被撞飞了,还有另几个厚着脸皮挤过来。看着这群脸皮厚的【国色芳华】臭男人,雪娘一下子找到了目标。她使劲拉了身边的【国色芳华】雨荷一把,示意雨荷跟自己上,呼地蹿过去,将牡丹护在了身后。只要有男人不怀好意的【国色芳华】靠过来,她就去踩人家的【国色芳华】脚。

  牡丹也狠狠一脚跺在了趁隙靠过来的【国色芳华】一个人的【国色芳华】脚尖上。不知是【国色芳华】她真的【国色芳华】太过用力,还是【国色芳华】那人趁机作乱,总之那人“嗷”的【国色芳华】发出了一声惨叫,抱着脚跳起了圈圈,引得众人侧目。

  先前被蒋长扬撞飞的【国色芳华】那人趁机挤过来道:“干嘛呢?”被踩的【国色芳华】人看向牡丹,见牡丹没事儿似地好奇地看着他,半点亏心的【国色芳华】表情都没有,而蒋长扬又站在离他比较远的【国色芳华】地方,明显是【国色芳华】诬赖不上的【国色芳华】,便指着还在那里踩人脚的【国色芳华】雪娘哼唧道:“她踩的【国色芳华】。哎呦,我的【国色芳华】脚断了,这可怎么好?”

  雪娘才不管是【国色芳华】谁踩的【国色芳华】,只知道要出气,正好有个送上门来的【国色芳华】,自然轻易不放过,便将下巴一抬,清脆地大声道:“登徒子你再来,我踩断你的【国色芳华】臭脚”

  众人发出一阵善意的【国色芳华】哄笑,不知是【国色芳华】谁喊了一声:“为着欢乐而来的【国色芳华】,若是【国色芳华】因此生了闲气可就没意思了。大老爷儿们,和小娘子计较什么?既然敢来跳,就要想着有可能跛着脚回去。天色晚了,月亮要下去了,都散了吧明日赶早啊。”

  笛声停了,歌声也静了,众人果然真的【国色芳华】要散了。那几个华服青年抿嘴笑了笑,不甚在意地对着雪娘和牡丹挤了挤眼,在雨荷的【国色芳华】骂声出口之前,迅速撤退,四散而去。

  一群女人欢笑着朝牡丹这个方向挤过来,蒋长扬心有余悸的【国色芳华】大步走开,片刻就将众人甩在身后,站在场外回过头来等牡丹等人。

  那群女人从牡丹和雪娘的【国色芳华】身边挤过去,有个女郎低声道:“跑得倒挺快的【国色芳华】,可惜了,没摸着。”雪娘闻言,气呼呼地回头去看到底是【国色芳华】谁说的【国色芳华】,牡丹却忍不住插住腰哈哈大笑起来。那群女人也爽快,同样嘻嘻哈哈地笑了一歇,渐渐走远了。

  邬三跛着脚找过来,大呼小叫的【国色芳华】:“公子啊,这群娘儿们真狠。我不过不小心碰了一下,就被踢了一大脚,还不解气,又被跺了一脚,脚趾头都断了冤枉死了早知道这样,我不如……”

  蒋长扬低咳了一声,邬三立时住了嘴,看到站在一旁的【国色芳华】牡丹与雪娘等人,尴尬一笑,轻轻抽了抽自家的【国色芳华】嘴,笑道:“何娘子好。小人就是【国色芳华】个粗人,您就当没听见吧。”

  牡丹笑道:“我是【国色芳华】什么都没听见,也没看见。”话未说完,想到邬三的【国色芳华】螃蟹舞,忍不住又笑出了声。

  蒋长扬淡淡地道:“就你那螃蟹爬,不撞着人才怪。走吧,先送何娘子她们回去。”

看过《国色芳华》的【国色芳华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