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色芳华 > 国色芳华 > 五十四章 非礼 一

五十四章 非礼 一

  五十四章非礼(一)

  ——*——*——第三更,求粉红票——*——*——

  牡丹笑道:“谢郡主好意,我不急,您先忙。”

  清华郡主竟就上前来扯牡丹:“客气什么?我正好有几句私密的【国色芳华】话要和你说。”

  牡丹知她不怀好意,怎可能跟了她去?当下急中生智,看着康城长公主道:“小妇人还没谢过长公主殿下成全之恩呢,请郡主改个时候吧”

  康城皱了皱眉头,淡淡地看向清华郡主:“清华,你改个时候再找她说吧。今日我想要她陪我逛逛说说话。”

  自己这姑妈还是【国色芳华】一味地喜欢多管闲事,还真以为自己是【国色芳华】观世音菩萨,可以菩萨雨露施恩了么?清华郡主微微肌肤地勾起嘴角:“侄女遵命。”学着男子一般朝康城行了个礼,接过侍女递来的【国色芳华】马鞭转身大步出了看棚。

  牡丹认真向康城行了个大礼。康城泰然受了,道:“明日巳时到安兴坊公主府来候着,我让人陪你去刘家拿离书。”说完起身,对着众人笑道:“不是【国色芳华】要去游玩么?走吧。”

  众女子一片欢声笑语,簇拥着康城下了看棚,牡丹拖拖拉拉地跟在后面,招手叫雨荷过来,对着早就等得毛焦火燎的【国色芳华】薛氏等人比了个手势,示意他们先回去。薛氏等人俱都松了一口气,牡丹却是【国色芳华】直叹气,可惜了这样的【国色芳华】好日子,却不得不陪着一群不熟悉的【国色芳华】人。

  此时外面灯火辉煌,人们三五成群,有看百戏表演的【国色芳华】,也有戴上兽面,自己敲锣打鼓跳上了舞的【国色芳华】,或是【国色芳华】嬉笑追逐的【国色芳华】,十分热闹。众人拖拖拉拉地走到平康坊附近便四散开来,自寻其乐去了,白夫人过来和牡丹道:“长公主知道你不自在,让你先走。”

  牡丹笑道:“我不方便去府上谢您,只有等机会合适的【国色芳华】时候再说了。”这件事情虽然不排除康城也是【国色芳华】想借机帮清华一把的【国色芳华】可能,但如果没有白夫人在中间穿针引线,绝对没有这么爽快。

  白夫人摆摆手:“你不必放在心上,这也是【国色芳华】机缘巧合,你刚好投了长公主的【国色芳华】眼缘。”

  忽见一个穿着绯色圆领袍子,面上带着鬼面的【国色芳华】年轻男子蹑手蹑脚地靠过来,轻佻地往白夫人的【国色芳华】脖子里吹了一口气,轻笑了一声:“好夫人,我竟不知你是【国色芳华】这般热心的【国色芳华】。怎么样,背着我做这种事情,感觉如何?”

  白夫人的【国色芳华】脸僵了僵,淡然回头看着潘蓉不语。潘蓉的【国色芳华】两只眼珠子在面具里面咕噜乱转,闪闪发亮。牡丹尴尬万分,却不好说什么,只能陪着站在一旁。

  二人僵立片刻,潘蓉终究败下阵来,探手将面具取下,嘟囔道:“没意思,故意戴了来吓唬你们,也不见你们有任何表示。我说,女人就要有女人的【国色芳华】样子,别以为穿上男装靴子,骑上马就真的【国色芳华】以为自己是【国色芳华】男人了。该害怕的【国色芳华】时候还是【国色芳华】得害怕,男人才会喜欢。”蛮横地冲着牡丹一扬下巴:“你破坏了我们夫妻的【国色芳华】感情,就不想做点什么弥补弥补吗?”

  牡丹决定来个死不认账,把事情全推到清华郡主身上去,反正按她推论,清华郡主不可能没求过康城长公主。便眨眨眼,作莫名状:“我做什么了?我和夫人说几句话也有错?”

  潘蓉不耐烦地道:“得了,女人天生满口谎话,我才不信你们哩。我又不是【国色芳华】傻子。”

  白夫人道:“丹娘,你先走吧。这里没你的【国色芳华】事了。”

  潘蓉撇撇嘴:“唷,还丹娘呢,好亲热呀。”斜眼看着牡丹:“你是【国色芳华】不是【国色芳华】还叫她阿馨呢?”

  白夫人不等牡丹回答便道:“这样也未尝不可,丹娘,以后你就叫我阿馨,莫要再叫夫人了,那样太生分,改天我又来看你,记得你答应我的【国色芳华】。”

  真是【国色芳华】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潘蓉勃然生出一股怒气来,将手里的【国色芳华】面具重重往地下一摔,见白夫人眼皮都不动一下,一贯的【国色芳华】冷淡平静,恨得使劲跺了几脚,转身就走。走了没两步,却又跑回来,沉着脸对着白夫人道:“你的【国色芳华】夫君命令你陪他逛街游耍”说完不等白夫人开口,一把抓住白夫人的【国色芳华】手臂就拖着去了。

  牡丹看到这个样子,情知无碍了,又觉潘蓉的【国色芳华】行为幼稚好笑,不由扑哧一声笑出来,结果挨了潘蓉好大一个白眼。

  牡丹和雨荷手挽着手倒回去寻何大郎等人,才走了没多远,一群戴着鬼面,穿得奇形怪状的【国色芳华】人抱着鼓边敲边叫边跳,慢慢向二人这边靠了过来。牡丹先前还在笑,慢慢地觉得有些不对劲,这些人目光炯炯地盯着自己,眼神很有些不对劲,特别有一人,身材高大,穿着条红灯笼裤子,总往自己面前挤,那动作侵略性十足,将鼓擂得震耳地响,面具下一双眼睛贼亮。

  牡丹心慌地左右张望,但见四处都是【国色芳华】寻欢作乐的【国色芳华】人,似这类的【国色芳华】人很多,有些女子戴上面具后,放下了平时的【国色芳华】矜持,也跟着欢叫跳舞。人家和自己还没肢体上的【国色芳华】接触,也没什么不妥,自己若是【国色芳华】大呼小叫,只怕被人看作没见过世面,也只怕没人理睬,但若是【国色芳华】这样继续下去,却又觉得不妥,不如躲开好了。于是【国色芳华】拉着雨荷转身就往人多的【国色芳华】地方跑,那些人对视一眼,追了上去。此时万众欢娱,响声雷动,也没谁注意。

  牡丹拽着雨荷左奔右跑,忽听街边有人道:“这不是【国色芳华】丹娘吗?我们公子正到处找您呢。”

  牡丹和雨荷大喜,抬头去瞧,却是【国色芳华】一个眉清目秀的【国色芳华】少年站在街边,正是【国色芳华】李荇身边的【国色芳华】小厮螺山,忙快步迎上去道:“我表哥呢?”回头看去,但见那帮人已经停了下来,只在附近嬉闹,不敢靠过来。那个穿红灯笼裤子的【国色芳华】人将鼓往地上一放,弯腰探臂将身边一个同是【国色芳华】强壮的【国色芳华】伙伴拦腰抱起,玩耍似地上下抛了几下,显得力气非常大。

  牡丹啧了啧舌头,收回目光来,螺山指指街边一个看棚:“公子听说摹竟蓟窥和长公主来游街,不放心,便来找您。想是【国色芳华】喝多了,走到这里就有些头晕脚软。幸亏遇到一个相熟的【国色芳华】友人,他进去歇歇,命小人来寻您。”

  大概是【国色芳华】因为舞马贺寿取得成功,所以被灌醉了?牡丹边跟着螺山往那看棚走,边问:“要不要紧?”

  螺山担忧地道:“厉害。公子从没喝过那么多酒。”

  牡丹皱眉道:“那还不送回家去,熬醒酒汤来喝吗?你们还由着他在街上乱逛?”

  却见螺山的【国色芳华】眼圈红了,打了哭腔道:“他不放心您才来的【国色芳华】。请您去看看吧,不知是【国色芳华】吃了什么东西,整个人都不对劲。苍山哥哥已经去寻大夫了……如果他有什么三长两短,我们会被打死的【国色芳华】。”

  牡丹一阵心慌,快步往前:“怎么个不对劲法?”

  螺山却是【国色芳华】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牡丹心中焦躁,快步上了那家的【国色芳华】看棚,但见两个年轻男子和几个女子坐在外间说话,却不见李荇。螺山说明牡丹的【国色芳华】身份,那男子忙领牡丹等人到帷幕后面去:“后面设有休息的【国色芳华】床榻,行之就在后面。”

  掀起帷幕来,果真看到李荇躺在一张小小的【国色芳华】床榻上,一个年轻女子正捧了水在喂他吃,见牡丹等人进来,行了个礼轻轻退了出去。

  牡丹见李荇满脸潮红,萎靡不振,似是【国色芳华】全身无力,果然是【国色芳华】很吓人,不由吃了一大惊:“表哥你怎么了?”也顾不得那许多,伸手往李荇额头上一摸,烫得吓人,不像是【国色芳华】普通的【国色芳华】喝醉酒,倒似是【国色芳华】病了。

  感受到额头上舒服的【国色芳华】凉意,李荇困难地抬起眼皮来,朝牡丹微微一笑,软声道:“你别怕,没事儿,我就是【国色芳华】喝多了。”

  忽听外面一阵喧哗,似是【国色芳华】有人要找什么人,其中一条声音熟得很,正是【国色芳华】刘畅的【国色芳华】。李荇脸色一变,吩咐螺山出去看看,低声吩咐牡丹:“赶紧跑有人做套子”

  牡丹不及细想,左右张望一番,和雨荷二人奔到侧面揭开帷幕,就往下跳,跳下去后不敢久留,提起裙子拼了命地往街上人多的【国色芳华】地方跑。

  牡丹和雨荷才刚跳下去,帷幕就被人使劲掀开,刘畅一把将螺山推倒在地,又举着手里的【国色芳华】刀向主人家晃了晃,逼退人后,冷着一张脸往里看来,正好看到李荇潮红的【国色芳华】脸和已经涣散的【国色芳华】眼神,不由冷笑了一声,将刀收回鞘内,走上前恶狠狠地瞪着李荇,粗鲁地两把拉开李荇的【国色芳华】衣襟,露出大片裸露的【国色芳华】胸膛来。

  李荇闭了闭眼,轻声道:“你害了她,对你又有什么好处?”

  刘畅冷笑了一声,并不答话,提起刀鞘在李荇身上使劲砸了十几下方才略略解了一口恶气。然后收了狞色走到帷幕边道:“他在这里,好像病得不轻呢。”

  戚玉珠攥着块帕子咬了又咬,终究迈步走了进来,一眼看到李荇半裸的【国色芳华】胸膛,不由害羞地红了脸,半侧了身子嗔道:“表哥”

  刘畅眉间闪过一丝不耐,却是【国色芳华】微笑着低声道:“你自己考虑清楚。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,与其你想方设法地去弄帖子参加他参加的【国色芳华】宴会,又偷偷摸摸地去他铺子附近偷看他,为什么不抓住这个机会呢?你不需要做什么,只需要在他身边坐着一直等就可以。”

  他的【国色芳华】语气充满了诱惑,戚玉珠犹豫不决,垂下浓长的【国色芳华】睫毛,无意识地将丝帕咬了又咬,刘畅却是【国色芳华】等不得了,一把推开她,将帷幕掀起直接跳下去直追牡丹。潘蓉说是【国色芳华】死局,他偏不信是【国色芳华】死局,就在今夜,他要绝地反击,反败为胜

  ——*——*——

  320的【国色芳华】,俺又开始洒狗血了。

看过《国色芳华》的【国色芳华】书友还喜欢